相忘於江湖《品》五月號

夜夜盼望皇帝翻牌子臨幸,那樣的時代過去了嗎?一別兩寬,各生歡喜,相伴最好不要誰罩誰?

Text BJ周

發表在生物遺傳科學雜誌上的研究報告指出,地球物種起初都是同一性別,只有X染色體的雌性。大約在上億年前,變異出一條代表雄性的Y染色體,從此哺乳動物有了男女之分。

看到這樣的論述,我想起中國傳說女媧造人,先以泥巴造出女人,後造男人。 而源出希伯來聖經的《創世紀》原文說上帝最先只造一人,因是按照上帝形象所造,沒有性別之分;後來取出那人的肋骨另造一人,直到兩人犯罪被趕出伊甸園才分出男女,有了後代。

我不是要爭論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其實看看我們身處的世界,有光明有黑暗, 有新生有死亡,萬事萬物,皆有一體兩面,基因組合從單性變成雙性,也應合了天道自然。

且不論是女媧或上帝,都認為一個人獨處不好,於是另造一人陪伴,說明了男女存在,並非只是為了繁衍生命,更深遠的意義是要互相扶持,即使有時還會相互對立。

但是,一個人寂寞,兩個人在一起就會幸福嗎?

相濡以沫

人類需求的基本規律像金字塔,大致分五個層次,從最底層算起,依序是生理、安全、愛和歸屬、尊嚴、自我實現。即是說,吃喝拉撒和男女性事,屬於最低層次需求,在這底層掙紮生活的人也最多。

到達“愛和歸屬”以上的高層次需求,代表這些男女能力出眾,不似底層為了吃飽取暖的依附,故而尋找的多數是靈魂伴侶。

無論出於何種需求而尋找的伴侶,都應該是對方的慰藉力量,否則萬一遇人不淑,或是錯的兩人綁在一起,痛苦更甚一人孤獨。

莊子講過一個比喻,大意是說泉水枯竭時,河道成了陸地,被困住的兩條魚兒,靠著互吐濕氣,用唾沫滋潤對方,以求續命;等待脫離困境,各自回歸優遊自 在的生活,誰也不要再掛記誰。

這“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的豁達,原是指天地造化,本是如此。人與 人之間也該這樣,男女心靈投契時,可以攜手共度難關;如果不再合意,就不要勉強。一別兩寬,各生歡喜,也是一種生活 選擇。

可是那般境界雖好,也須基於男女平等。人類長久以來的現實,卻很殘酷。

悲歡共舞

從清劇《如懿傳》裏的後宮佳麗無不夜夜 盼望皇帝翻牌子臨幸,到民國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裏的各房姨太太每晚站在自己院落門口等老爺挑選,都是人類歷史的真實寫照。

但你以為那樣的時代過去了嗎?

今日在地球上的多個角落,或因戰爭因素、貧富懸殊、風俗民情、環境使然, 甚至以信仰為由,仍有一夫多妻的型態出現。即便在女性解放的文明社會,也仍有 女人願當小三二奶。

也許打從原始社會就已經這樣,不 管時空怎樣推進變化,人性都是崇拜偶像英雄,弱者總是仰慕追隨強者。回歸到本質,誰不想要生存保障?

細思起來,上帝造男造女,好像並沒有說是為了讓他們產生愛情,反倒像是要他倆互相依賴保護,好在地球眾多物種中延續發展,男女皆當自強,女性尤其不能一味軟弱依附。

彼此扶持又能悲歡共舞,當然最好不過; 過度依賴或過高期待,就可能讓單方生出負擔厭倦。所以,男女相伴最好不要誰罩誰。

柔能製剛,剛能斷柔。互補互強,才稱得上“兩人勝過一人”,相處相伴的長久之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