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仰光》翁山蘇姬的軟禁地&大金寺

仰光是一個在緬甸遞變的過程中,提供了催化演進的舞台,包括政治、經濟和文化的重大事件,都發生在這個名稱有“戰爭”與“和平”雙意的城市裡。

緬甸今日實質領袖–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 /也譯昂山蘇姬)在仰光出生,在仰光度過童年,在仰光領導民主運動。

翁山蘇姬有三個重要頭銜—她是「緬甸國父」翁山將軍的女兒、她是緬甸執政黨「全國民主聯盟」(NLD)主席、她是緬甸第一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這三個頭銜的來龍去脈,都跟緬甸從獨立到民主的改革進階有關。也讓翁山蘇姬成為連貫展現這一路變革的表徵。

我的旅遊向以循就歷史進行主題探索,因此在緬甸行走時,特意轉去翁山蘇姬被軟禁在仰光茵雅湖畔(Inya Lake)的住所。

1989年緬甸大選之後,翁山蘇姬遭到軍政府逮捕,軟禁在此直到2010年被釋放,緬甸軍政府也移交國家權力給民選新政府。

2021年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政變奪權,又逮捕拘押了翁山蘇姬與其他執政高層,軍方隨後宣布全國進入戒嚴一年。

我去參觀翁山蘇姬的住所時,萬萬沒想到10年後的今天,歷史竟會重演。同樣引爆自選舉結果,卻產生截然不同的局面,這是緬甸體制的因果宿命嗎?

▲這就是翁山蘇姬被軟禁的地方,也是她的私人住所,頂上是緬甸國父翁山將軍的照片,兩旁是「全國民主聯盟」的旗幟標語,怎麼看都覺得大門像監獄
▲除了門口有監視器,圍牆外是五步一哨亭,牆內也有警衛亭層層把守
▲翁山蘇姬的住所後面,曾有外國人從茵雅湖中游泳潛入(網路圖片)

回頭說茵雅湖,本是英國人在1882年至1883年之間創建的人工水庫,目的是為仰光提供水源。佔地15公頃的茵雅湖畔,都是名人住家宅第,其中便有翁山蘇姬繼承自父母的家產。

翁山蘇姬被軟禁在這一私人住所的15年當中,她人雖然不能自由外出,她的支持者卻不放棄等待。2007年的藏紅花革命運動,示威的遊行隊伍刻意走經她家前方街道,翁山蘇姬也在家門口接受民眾致意和僧侶祝福。

我在翁宅前面看見大門深鎖,還有警衛把守,五步一崗哨,如雷池不得逾越。翁山蘇姬在此跟政黨領袖和NLD幹部會談,也曾在此招待過美國總統歐巴馬和英國外交大臣。

雖非等閒人士隨意出入,但曾有一名外國男子從翁宅後方游湖潛入,雖然被抓,無異曝露看守疏失,結果翁山蘇姬也被延長軟禁。可見翁山蘇姬若想逃走也非難事,但她寧可失去享受自由,也拒絕離開緬甸獨善其身。

一般人如我當然無法進入宅內參觀,卻可觀賞法國大導演盧貝松(Luc Besson)在2011年的電影《以愛之名:翁山蘇姬》(The Lady),片中搭建出來的場景,忠實展現了房子內貌,也算彌補眾人不得其門而入的遺憾。

翁山蘇姬的仰光住所地址:54, University Avenue Road, Bahan Township,Yangon

▲法國導演盧貝松的電影《以愛之名:翁山蘇姬》(The Lady)劇照

翁山蘇姬遭軍方逮捕後,目前正被軟禁在新首都奈比多。與此同時,她透過所屬政黨的社群官網,公開了一份事先準備好的「反政變檄文」,呼籲全體國民不要認可軍方奪權,而要以非暴力、公民不服從的行動挺身抗爭。

這讓我想起1988年,發生在緬甸仰光對抗軍政府的「8888民主運動」。

這次運動是由仰光大學的學生發難,前面忘了說,仰光大學比鄰茵雅湖,所以你看翁山蘇姬的住所地址是大學路。

學生要求實行多黨民主制的抗議活動,得到社會各界人士熱烈迴響,當時的翁山蘇姬就在仰光大金寺前,向50萬民眾發表演說,支持人民爭取民主和人權,她也勸民眾不要採取刺激軍隊的行為,要通過非暴力的方式來尋求和平。

為什麼是大金寺呢?

原來,翁山將軍也曾在大金寺發表過追求獨立的演說。大金寺是第一個反對英國統治的集體示威地點,半個世紀之後是8888學運抗爭之所,再來是藏紅花運動,僧侶們帶領群眾從大金寺出發,掀起一場袈紗革命。

大金寺被稱為「仰光的心與靈魂」,是一個非常特別的「信仰聖地」。

▲翁山將軍和翁山蘇姬都曾在大金寺發表演說(網路照片)
▲緬甸的獨立運動、民主運動都在大金寺聚集出發
▲大金寺俯瞰圖,翻拍自大金寺展覽室,後面是皇家湖(點我)

位居仰光市中心的大金寺,原名瑞德宮,占地14.8公頃,加上所在山丘和周圍的面積,整個區塊超過46.3公頃。

大金寺共有四座佛塔,中央的浮屠高112米、底座面積1.5公頃,內部供奉四位佛陀遺物,包括釋迦摩尼的頭髮,是為緬甸最神聖的佛塔。

瑞德宮因為這座大金塔(Shwedagon Zedi Daw / The Great Golden Mountain Stupa),而被稱為大金寺。

據說大金寺建成於西元六世紀至十世紀之間,歷經改建至今,飽受滄桑仍在,真可說是奇蹟。因為大佛塔表面是一層純金,據說用了7噸多重的黃金鋪上,大金塔四周有4座中塔、64座小塔,每座塔的壁龕裏都供奉著珍奇佛像。

我在寺廟的展覽室,看見介紹佛塔頂端的傘蓋(Hti),罩檐上掛滿上千個金鈴、銀鈴、翡翠珠寶,還有鑲嵌了各種寶石的球體,其中有一個是76克拉重的金剛鑽。簡直就是一個金銀寶庫。

由此可以看出大金寺的感召力,信徒傾囊捐獻,軍方也不敢攫奪破壞。

▲大金塔頂端的傘碗內(紅圈處),放置了許多價值可觀的金銀珠寶
▲塔頂傘蓋共分三層,支撐中柱和放射環繞的金屬支架,都有無數金飾
▲塔頂傘蓋的金屬架子上還掛滿了上千個金鈴銀鈴,在風中搖曳生響
▲塔頂傘蓋收藏各種金銀珠寶、鑲鑽球體、珍貴佛像(翻拍自寺方展覽照片)

講到佛像,寺裡塔內的佛像面貌型態不一,我知道跟製作年代、匠師手法有關,雖不會辨認是何菩薩,但我敬重「度世間之人,有千萬法門」,每一座佛像承載了人們的念想和祈願。

如今硝煙又起,大金寺日後還會見證什麼波瀾?寺內菩薩低眉垂目的淡定,仿佛不驚這世間輾轉輪迴的混亂,皆是眾生慾念的業力牽引。

其實大金寺的建築也相當多元,混合了緬甸、泰國、印度、中國的佛教建築風格,據說都是由不同族裔的信徒們所捐建。

此外,寺廟有東西南北四個出入口,裡外皆有石獅把守,南門竟還有獅身人面像,你以為那是埃及專利嗎?傳說印度教主神毗濕奴的十大化身裡,就有人面獅身(或獅頭人身)。

大金塔的東南角,有一棵菩提古樹,相傳是從印度釋迦牟尼金剛寶座的聖樹圃中移植而來的。是真是假,這世間何處不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如果注意看,就會發現這些建築元素混合了來自不同地域背景的信仰
▲大金寺有四個出入口,門前都由佛像石獅守護,入內一律光腳脫鞋
▲大金塔四周有4座中塔、64座小塔,每個塔內都供奉著佛像
▲每尊佛像的造型不同,代表不同年代、不同匠師的藝術創作,非常值得欣賞
▲大金寺的「鬥場」有另一種裝飾—拼貼,材料非同一般
▲大金寺裡的獅身人面像,據說從印度教主神毗濕奴的十大化身而來
▲大金寺有一棵菩提樹,傳說從印度釋迦牟尼金剛寶座的聖樹圃中移植而來

形似倒鐘的大金寺,有許多隱藏含意的建築,比如緬甸人喜歡8這個數字,大金塔的的地基是正八邊型,代表了八個方位。在八個方位上,各立有所肖屬動物的雕像,也代表緬甸的一星期!

你沒看錯,緬甸的一星期有8天,就是七天之外,加上星期三的上、下午。這跟承傳自印度教的星象學有關,每一天對應的是太陽、月亮、火星、木星、水星、金星、土星,加上2個隱性的羅睺(Rahu)、計都(Katu)。

因此,生於星期天(太陽)的是金翅鳥,拜佛時要到東北角;星期一(月亮)出生肖虎,拜佛方位在東;星期二出生的屬獅,方位在東南;星期三中午以前(羅睺)出生,屬雙牙象,方位在南;星期三下午(計都)出生,屬無牙象,方位西北;星期四出生肖老鼠,方位正西;星期五出生肖天竺鼠,方位正北;生在星期六屬蛇(或龍),拜佛方位在西南。

明白這些,參觀大金寺會更有趣。哪裡拜佛人多,就知道他們都是什麼生肖。

緬甸人還會在大金塔前,以順時針方向從東邊開始繞行,那裏供奉第一位佛陀雕像,接著是南邊有第二位佛陀雕像,以此類推。繞行同時要嘴裡唸經,以示虔誠祈福。

大金寺的東北角和西北角,各有一口古鐘,一口重約40 噸,一口重約16 噸,是1741 年和1778 年由兩位緬王捐建。緬甸人認為撞鐘三下,就會心想事成。

▲ 你看出這裏的拜佛者屬於什麼生肖嗎?拜完後還要給菩薩頭上澆水完成儀式
▲緬甸人相信撞鐘三下能帶來好運
▲大金寺的兩座鐘樓之一,由緬王捐贈

也從翁山蘇姬再度淪為階下囚,可見軍方在緬甸的獨斷獨行,並非翁山蘇姬所能控制左右,雖然她有廣大人民的支持,然而軍方仗勢的是槍彈武力。

之前翁山蘇姬對羅興亞難民事件中的緬軍行為保持緘默,或是避重就輕的表態,以致遭受西方國家的爭議質疑和嚴厲譴責,甚至要撤銷褫奪她的諾貝爾和平獎。

如今世人可以清楚看見,翁山蘇姬單憑民意跟軍方分享權力,有怎樣的危機?她不跟軍方有所妥協,又如何能平衡政局?且看談判破裂,後果豈有那些只會空口侈談的象牙塔人士願意付出身家性命去承擔?

民眾針對軍方的憤怒,仰光6日果然爆發至今最大規模的街頭示威,各國對緬甸在地僑胞發出警報,提醒不要捲入政治糾紛,迴避隨時可能爆發的社會動蕩,還有不要穿紅穿綠以免惹禍上身,因為那是政黨代表顏色。

我遙望烏雲風暴,祈盼早日清平。也為曾在緬甸結識的朋友,祈求亂世平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