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城謎踪一》400年來的鹿耳門港道

▲台南鹿耳門溪入海口立有「府城天險」,被誤導為鄭成功攻台之徑,古鹿耳門港道究竟在哪裡?

眾所皆知,鄭成功收復台灣的戰略,是從台南鹿耳門港道進入台江內海,然後兵分三路擊退荷蘭人。

鹿耳門港道被稱為「天險」,因為它是兩岸沙角環合處,看似無甚奇險,但其實水下暗藏礁石流沙,加上灣環屈曲、潮起潮落,水道常有船隻擱淺遇難,因此荷蘭人沒有在鹿耳門設防,使得鄭成功軍隊奇襲成功。

但是,鹿耳門溪≠鹿耳門港道

今天我們所看到的鹿耳門溪,並不是四百年前的鹿耳門港道哦!「青瞑蛇」曾文溪在1823年的大颱風,以及之後發生多次氾濫,導致大規模改道,才新生了鹿耳門溪。

所以,鄭成功收復台灣的路徑—鹿耳門港道,究竟在哪裡?

▲上圖最重要的是右方兩圖,可以看到經由鹿耳門港道進出台江內海的變化
▲今天鹿耳門溪並非四百年的鹿耳門港道,下圖可看到曾文溪改道才出現鹿耳門溪(紅星處) (本文地圖均攝自安平古堡、台江遊客中心說明)

請先試著想像一下:

17世紀的台南市,「赤嵌樓(普羅民遮城/Provintia)樓前就是台江內海,跟「安平古堡(熱蘭遮城)」之間,隔著一片大水相望。

順便一提,你以為人稱「番仔樓」的「赤崁樓」是荷蘭人建的嗎?

「赤崁樓」最早是明朝福建水師軍官(左翼把總)趙秉鑑等人所建,因為台灣常有海盜流寇盤據,築城時間大約在1617年~1618年之間。等到1624年荷蘭人登陸大員,就把這座要塞鞏固了一番,作為據台起點。

倒是安平古堡,確實是荷蘭人建的寨城,用途就是與赤嵌樓一起控制台江內海南邊一鯤鯓島上的大員港(安平港)。當時的大員港,是大陸船隻進出台江內海的要道,也是台灣輸出產品的轉運港。

▲ 荷蘭人在一鯤鯓島上,建了安平古堡(熱蘭遮城)用以控制進出台江內海船隻的大員港,隔著內海相對的遠方山丘插旗處是赤嵌樓
▲下圖請注意荷蘭人站立處是北線尾島,是荷蘭人來台落腳的首站
▲鹿耳門港道(紅星處)在北線尾島北方,荷蘭人曾在北線尾島南方(今天的四草)建了一個小堡(藍星處),橘星為安平古堡和赤嵌樓
▲荷蘭人在北線尾島有一海堡(上圖藍星),遺址就在今天四草綠色隧道岸邊
▲下圖紅星處為鹿耳門港道,右側北線尾島上的荷蘭城堡只剩綠色隧道水邊的牌子

17世紀的台江內海,面積廣達350平方公里,「可泊千舟」!

台江內海由一連串約20公里長的外海沙洲圍繞而成,自北到南是—馬沙溝、青鯤鯓、海翁線(加佬灣)、隙仔、北線尾(又稱北汕尾島)、七鯤鯓(七個小島)。(下圖)

就在距離大員港八、九公里的西北方,有一個比較少用的小港,其狹仄水道在北線尾島 X 隙仔島之間,因沙洲像兩支鹿耳,16世紀的中國人稱港道入口為鹿耳門。

荷蘭人從澎湖撤到台灣,最先登陸之處就在北線尾島,他們當時不知鹿耳門港道其名,僅以方位作為標示,後來才稱鹿耳門溝(Lacsjemue Gat)。

不僅如此,鄭成功率領艦隊至鹿耳門外,隨即派出小哨由鹿耳門港道登岸北線尾島踏勘營地,之後大船齊進,鄭荷兩軍就在北線尾島爆發首次戰役

▲台江內海由一串外海沙洲(黑星)圍繞而成,鹿耳門港道(紅星)在北線尾島 X 隙仔島(綠星)之間,橘星是安平古堡&赤崁樓所在。
▲台江內海四百年來沉積出四草湖,原是竹筏港,居民在此養蚵、捕魚,遊客可坐觀光船參觀。

北線尾島的北邊是鹿耳門港和港道,南邊就是今天的四草

荷蘭人曾在四草建了一個小砲台,現在幾乎不存痕跡,只插著一個牌子寫著「海堡遺跡」。清朝台灣兵備道(台灣最高軍政官員)姚瑩也在四草修築了砲台,不過現在成了鎮海國小圍牆的一部分。(下圖)

台江內海淤積後,出現了四草湖,早年有一條運送鹽、糖等民生物資的人工渠道,可通往今日七股一帶,由於水道較淺,僅有竹筏能通過。

今日遊客可坐上台江公園觀光船,在四草湖悠遊一圈,一面欣賞特有的生態環境,一面聆聽船導解說早年漁家營生作業。

被譽為台版迷你亞馬遜河的「四草綠色隧道」,就在四草湖的週邊,遊客忙著在這條紅樹林水道打卡時,不知有沒有注意到坐船的碼頭旁邊,有一座外觀亮眼的「大眾廟」?

這座大眾廟,是四草歷史最悠久的古蹟,歷史記載是清康熙39年(西元1700)重建,可見之前早已存在。既是陰廟,原祀開台無祀先民,以及鄭、荷在北線尾展開「台灣第一戰」的陣亡將士。

▲四草曾有兩座砲台,荷蘭砲台已蕩然無存,清朝砲台已成鎮海國小的圍牆
▲「四草綠色隧道」是四草湖的週邊水道,岸邊可見荷蘭海堡遺跡和大眾廟
▲「四草綠色隧道」是四草湖的週邊水道,後方可見大眾廟
▲四草大眾廟原祀鄭、荷兩軍在北線尾島展開「台灣第一戰」的陣亡將士

北線尾島北方的鹿耳門港,本是過洋船隻為了候潮或避颱的停泊處。也有說鹿耳門港道,起初是漁人走私的小通道。

入清以後,鹿耳門港逐漸取代被漂沙阻塞的大員港,成為兩岸貿易的唯一渡口,也是兼具商業、軍事及漁港機能的重要港口。

根據台灣兵備道姚瑩所著《東槎紀略》中得知,鹿耳門港道在1823年七月的一場大風雨之後,沙驟長變為陸地,加上曾文溪改道,就連台江內海也漸次淤積浮為陸地。

換句話說,古鹿耳門港道就慢慢消失了……….

不過,今天在正統鹿耳門聖母廟旁,有一「鹿耳門古港道遺址紀念碑」,資證當年此處是港道所在。

▲鹿耳門聖母廟旁有立碑標示港道遺址,右方白橋和廟區底下原是港道。
▲下圖紅星處為港道遺址立碑處,藍星為鄭成功登陸所在,黃綠星處為地籍謄本所註明「鹿耳門港道」一帶,橘星處為現在的鹿耳門溪,可見前後差距 。

又根據《鹿耳門古港道里方位考》一書,在安南區青草崙(上圖綠星處)旁邊有一條嘉南大圳的水渠叫「鹿耳門分線」,其東邊的曾文溪旁有一「鹿耳門站」,就是沿用過去曾有木牌標示「古鹿耳港紀念」等文字名稱。這兩個水利交通名詞,亦可證明古鹿耳門港的位置。

還有,今天安南區學甲寮段(上圖黃星處)地號738、738之8、736之10,以及青草崙段地號1之4、41之4一帶,原地籍謄本上均註明了「鹿耳門港」。

再根據1652年荷蘭人繪製的安平古堡附近海圖與現今地圖套疊,推測古鹿耳門港道的一段,大約在城西街二段以南、城西街二段1巷以北一帶。

正好在安南區城西街二段,有一處鄭成功紀念公園(上圖藍星處),內有一面「鄭成功登陸鹿耳門紀念碑」(下圖),被考證為鄭成功登陸台灣的第一步所在。

看到這裡,應該可以有個概念,知道古鹿耳門港道的大致所在吧?

雖然今天的鹿耳門溪,並非四百年前鄭成功行經的鹿耳門港道,但是入海口的地方,仍有值得造訪的三件趣事:

1. 「騎鯨人碼頭」

「府城天險」的石碑所在之處,名稱是「騎鯨人碼頭」,民間傳說鄭成功去世當天,海上漁民看見鄭成功騎乘白鯨往外海而去。鯨魚被視為「魚中之王」,日本方面也傳說鄭成功是鯨魚轉世的海神。

事實上,台江內海的古老名字是「海翁窟」,「海翁」即指鯨魚;荷蘭人的地圖也標示台江內海為「T Walvis Been」,意指鯨魚棲息的地方。台江地區記錄過21種鯨豚種類,1992年還在四草北岸海灘發現鯨魚屍體。 

因此鄭成功被神化跟鯨魚有關,並非無緣無故,主要還是他有功於台,至於其中的政治因素,說來話長,本文暫且省略。

▲騎鯨人碼頭的鄭成功雕像,怎麼沒有鯨魚在側?

2. 「鎮門宮」

騎鯨人碼頭旁有一座小巧的「鎮門宮」,一樓供奉延平郡王鄭成功,二樓慈恩堂供奉其母翁太妃(田川松)。鄭成功的母親是日本人,我在前文「鄉野奇談》台北鄭成功廟」(點我)也介紹了田川松的故事。

「鎮門宮」就是鎮(鄭)守鹿耳門的意思。廟口插的「招討大將軍」旗,也不言而喻是鄭成功。據說鄭成功託夢給漁民建立此廟,以繼續保防台灣。

但「鎮門宮」出名並非因為供奉鄭成功與其母,而是廟門彩繪的門神造型,竟是赤腳的西洋人!就連翁太妃前的兩尊雕像,也是立體化的西洋門神。

原來畫家林忠信認為荷蘭人被鄭成功打敗,就該讓荷蘭人來服侍,因為荷人卸甲而逃,所以沒穿鞋子。兩尊西洋門神還各有名字,頭上有龍蝦的叫「鹿風」、頭上有螃蟹的叫「耳順」,這是鯨神配蝦兵蟹將?

根據廟祝林忠民指出,兩位西洋人因為長期守護鎮門宮有功,國姓爺特封他們為「鹿耳門神」,並賜國籍。也因他倆在台灣合法居留繼續三年以上,且每年居留達183日以上,目前已經成為中華民國國民。

你有沒有發現,台灣人的幽默感,發揮起來也非比尋常?!

鎮安宮還有一點很特別,它曾是全台唯一祭祀鄭芝龍的宮廟,據說是廟方有意讓一家人團聚,可是後來有人偷走了老鄭的神像牌位,從此不了了之。

▲鎮門宮是奉祀鄭成功所在,二樓是祭祀其母的慈恩堂,廟旁羅漢造型不一
▲「開台第一」還有誰?
▲鎮門宮據說是鄭成功託夢給漁民所建
▼6位門神都有西洋人的輪廓,據畫家說讓敗兵提供服務,右邊兩位沒有穿鞋子
▲鎮門宮二樓慈恩堂的西洋右蝦兵(鹿風)左蟹將(耳順)已入籍中華民國

3.「延平郡王祠」

在鎮門宮後方,雜草蔓生之間,有一方紀念碑,不注意看就會漏掉,上面竟然刻著「鄭成功家廟『延平郡王祠』」。

咦!這是怎麼一回事?延平郡王祠不是在台南市開山路152號嗎?鄭成功家廟不是在台南市忠義路二段36號嗎?

原來……….敬請期待《府城謎踪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