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加勒》三寶大人在哪裡?

▲加勒老城的地標之一/城牆上的燈塔

▲加勒老城的前身,是歐洲人殖民時代的軍事堡壘,此為城堡的正門入口

▲荷蘭人佔領期間所建的內城門

▲歐洲殖民時代的加勒軍防司令官住所

▲高等法院  ▼教會學校(早晨家長送上學)

▼海事考古博物館

引用文章 斯里蘭卡》加勒老城風情畫

據說鄭和到過斯里蘭卡三次,也有說他其實到過斯里蘭卡六次,但不管幾次,說明斯里蘭卡的位置十分重要。鄭和在印尼、馬來西亞、越南駐留之處,我都一一訪視過了,怎能漏掉斯里蘭卡這處「印度洋上的珍珠」?

)斯里蘭卡舊稱錫蘭,文中歷史事件雖發生在錫蘭時代,為免前後讀來混淆,皆以今日大家所知的斯里蘭卡稱之。

斯里蘭卡出現在中國文字紀錄可以上溯漢朝。鄭和是西元1405-1407年,第一次下西洋就去了斯里蘭卡。

明成祖朱棣派遣鄭和下西洋,有說是為了宣揚大明王朝的國威,有說是為了尋找建文帝的下落,還有說是為了建立一條海上絲路。結果從1405年至1433年間的七次大規模遠洋航海,證明了明朝海軍實力是中國史上以及當時世界第一強!

鄭和的船隊有兩萬八千人分乘三百艘大船,這般聲勢浩大的海上陣仗,被描述為“地平線上的巨大陰影”,像一個“漂浮的城市”跨越千里海洋。但鄭和所到之處,並不像歐洲人橫搶掠奪,而是慷慨餽贈貴重禮品與人友善結交。

葡萄牙探險家瓦斯科・達伽馬(Vasco da Gama)是第一位從歐洲到達印度的歐洲人,1497年他率領四艘船組成的船隊繞過好望角登陸非洲,當他們拿出小珠子、鈴鐺、項鍊、洗臉盆等物品想要交易,竟遭當地土著黑人嗤之以鼻,反而拿出精緻鑲邊的刺繡青絲帽比較。根據村中長老說,在很久以前,曾經有人穿著絲綢、駕著大船,到訪他們的海岸。

▲加勒的百年老郵局,一身的滄桑歲月與人誰說

▲大門看進去,這真是郵局嗎?原來右前方還有一道門

▲斯里蘭卡的郵票,這裡買明信片方便投寄

▼斯里蘭卡的郵務人員制服(包括最右邊那位)

遠赴非洲和阿拉伯半島的航線,斯里蘭卡是船隊必須停靠補給的港口,何況斯里蘭卡本身也是香料等貿易品出產地。鄭和第一次下西洋去到了印度南邊的古里(現稱卡利卡特/ Calicut),當然要經過斯里蘭卡。

根據我參閱鄭和隨行翻譯馬歡所著《瀛涯勝覽》記載,鄭和艦隊是在斯里蘭卡南邊的「別羅里」碼頭泊船上岸,可是這個「別羅里」究竟是在今天的哪裡?只能猜測應該在加勒城附近,因為馬歡說「此地北去王居之城四五十里」。

當時「王居之城」是哪個王?又是在哪裡?想不到也跟明朝有重大關係,此地今天還在,卻非熱門景點,少見有人參觀,日後另文再來介紹。

1911年加勒整修道路,一位英國工程師托馬林(H.F. Tomalin)在一條下水道的管道裡,發現頂端刻有龍形圖案的石碑,碑上刻有中文、泰米爾文、波斯文三種文字,一看就知是重要古物,工程隊趕緊送到有關部門研考。

當時斯里蘭卡仍是英國殖民地,石碑被發現後,隨即聯繫英國駐北京大使館,並寄交碑文拓片,請求協助譯解中文碑文,結果發現是「鄭和佈施錫蘭山佛寺碑」,但這塊石碑的最早英文譯名是「加勒三文石碑」《The Galle trilungual Stone》,於1914年由「皇家亞洲學會錫蘭分會」會長對外做了正式學術報告。

重見天日的「鄭和佈施錫蘭山佛寺碑」,是明初航海史上留存海外最完整、最珍貴的文物,而且在當初也有非常特殊的意義。所以我去加勒,有兩個地方一定要去看看。

▲斯里蘭卡是南傳佛教國家,加勒老城自然有寺廟

▲加勒曾是南部貿易商港,聚集許多阿拉伯商人,理所當然有清真寺

▼歐洲人來了之後,帶來基督教信仰,也就有了西方教堂

▼照片取自加勒旅遊局,紅圈是最古老的堡壘,主守海防

加勒港口的海灣

加勒老城面臨印度洋,坐落在一個突出小型岩石半島上,擁有一個天然海灣,成為斯里蘭卡南部的主要港口也不意外。

如果鄭和一行登陸加勒,或要停泊船隊補給,應該是從這個海灣進出。當然也有別的可能,我是就加勒發現「鄭和碑」距離此處不遠做此推論。

要看這個海灣,由高往下的最佳觀景點在「黑堡」,也可以直接到海灣的碼頭上去一覽無遺。

葡萄牙人於1588年先來蓋起一座小型軍事要塞,主門位於堡壘北方的陸地一側,海灣的港口高地則建了一個福塔雷薩堡(Fortaleza)。或因覆蓋著一層火藥所散發的黑色粉末,或因這裡曾是非洲黑奴的監獄,後來接手的荷蘭人改稱「黑堡」(Black Fort)。

黑堡是加勒堡壘的14個堡壘之一,也是最古老的一個。今天遊客都以鐘塔、燈塔為堡壘地標,但那些都是1625年後增建的,而且加勒雖然名列世界遺產,但城中原有的歐洲殖民建築,已經不斷受到當地居民改建,唯有這座黑堡保有真正古代堡壘的特徵。

總之,加勒貴為世界遺產,精華則在這座黑堡。可惜遊客都遺漏了。

黑堡有通往港口的地下隧道、用來儲藏火藥的秘密隔間,較低地形上的開口,表明曾經放置對準港口方向的八門大砲。彎曲的城牆上方有指揮官辦公室、守衛官兵休息室和廚房等建築,這個堡壘本來有數個砌體入口點,現在都被周圍的附加結構包圍,只剩下一個對著大街的入口。

加勒省區的警察總署和稅務司辦公室也設置在這堡壘裡。

站在黑堡牆頭望出去,加勒港口開闢了新的據點,舊的泊船據點成了釣魚碼頭和休憩公園,只能想像當年鄭和登陸的情景。這一處加勒海灣曾經停滿商船交易,斯里蘭卡西岸的可倫坡港城興起之後,加勒港市的榮景便逐漸被取代。

▲黑堡入口,從前設有崗哨檢查,如今對外開放參觀

▲昔日的指揮中心,今日的辦公室

▲堡壘的高地上大樹成蔭,軍官首長都在此休憩賞景

▲堡壘的城牆上看出去,船隻進出都要經過這段監視

▲堡壘上層的建築,除了有行政室、官兵寢室,還有監獄(右)和地道(左)

▲這些地下暗道有的通往火藥庫,有的通往堡壘下層,還有一條秘道通往海灘,或用來奇襲敵方,或用來自己逃生,地道裡面完全沒有電燈,進去要帶手電筒,有些路面仍然崎嶇不平,保留著舊日狀況

▲通道旁邊是官兵寢室,管理員讓我進去照相,還指給我看地上有荷蘭舊磚

▼監獄在下方的左邊鐵門內,外面的玻璃櫃裡展示歷來守衛制服

▼堡壘分層建造,上層是指揮中心,下層是作戰基地

▼黑堡有八個炮台,扼守海灣進出要道,炮已移到門口展示,徒留地面軌跡

▼堡壘最前方這個廢棄的碼頭,據說就是海灣最原始的第一個碼頭

▼這些是海事博物館的模型,正好說明海灣和黑堡(黃圈)的地理形勢

▼穿過海事博物館旁邊的牆門,可以走到海灣的碼頭上平視全景

加勒海事博物館

海事博物館(Maritime Museum)全名是國家海事考古博物館,由荷蘭時期的港口倉庫改造而來,是斯里蘭卡唯一一個介紹航海、海洋生物和考古歷史的國家博物館。

因為要收費,很多人就不願去參觀,卻不知自己錯過了什麼,這個博物館算是斯里蘭卡最現代化、最科技化展示打撈古物的博物館。

在館內一角,我興奮地看見了高約145公分、寬約76公分、厚約13公分的「鄭和佈施錫蘭山佛寺碑」,此碑的型制、石材、書鐫、碑飾均十分考究,是在南京刻就,隨鄭和下西洋登陸斯里蘭卡留置。

正楷豎寫的中文內容是說,鄭和等人受明朝皇帝派遣,來到斯里蘭卡巡禮聖蹟,布施香禮,以豎碑記之。碑文最後還列有祭品清單。

同樣的內容,為什麼會有三種文字呢?

原來十五世紀時的斯里蘭卡,分裂成敵對的三個政權,中部是信仰佛教的僧伽羅人;北部是信奉印度教的泰米爾人;南部多為信仰伊斯蘭教的阿拉伯人。所以鄭和供養奉禮的是「佛世尊」、「濕婆神」和「真主阿拉」。

這塊石碑充分表達了對不同宗教的尊重,也是對不同民族的和睦之意。有人說鄭和心機深沉,但我覺得比起其他強權的野蠻粗暴手段,起碼鄭和體現了文明和文化。

可是當初豎立在廟中的「鄭和佈施錫蘭山佛寺碑」,或許因為斯里蘭卡長期兵荒馬亂,加勒受到葡萄牙人、荷蘭人、英國人的輪番佔領,後來居然不知所蹤,直到1911年出土。

石碑出土後,曾經留置加勒博物館研究,後來送交可倫坡的國家博物館典藏。換句話說,今天在加勒海事博物館的「鄭和碑」是複製品,但此碑在加勒出土,我覺得此碑在加勒海事館內比較顯著,不像我在可倫坡國家博物館看到原碑與其他文物雜處,又被玻璃罩遮蓋,根本看不清楚

西方學者至今對鄭和這支艦隊的優秀功績,仍是讚嘆不已。可惜明成祖及鄭和過世之後,朝廷迂腐官員銷毀了所有遠洋船隻和鄭和的旅行紀錄,汙衊七下西洋是浪費國家資源的放縱冒險,從此中國不再有此盛況,近代更遭西方列強跨海侵犯。

▲海事博物館入口,沿道展示的都是海底打撈上來的古物

▼進門的大廳,參觀要買門票(右方)

▼進場先被請到影音室聽取相關簡報(後方)

▲海底考古的作業情景

▲▼早期的船隻,旁邊都有影音介紹其製程和演變

▼加勒很早就與外界往來,僧侶和穆斯林絡繹不絕

▼加勒沿海沈船打撈上來的物品,當然有中國陶瓷器

▼這幅曼陀羅是一幅含有宇宙觀的地圖,年代在西元七或八世紀,為什麼我看了驚訝?這幅原本在廟壁上的拓圖,尺寸竟比一個人寬高

▲模擬打撈沉船的展示▼ 

▲海事館的一角有單獨介紹鄭和的看版

▲「鄭和佈施錫蘭山佛寺碑」在加勒出土,原本收藏在加勒,後因海嘯災難送往可倫坡國家博物館永久典藏  ▼碑上三種文字,豎寫的是中文、橫寫的是泰米爾文和波斯文

▼鄭和之後,中國海權盛世不再,百年後西方列強跨海侵犯,斯里蘭卡也不能倖免

「鄭和布施錫蘭山佛寺碑」中文碑文

大明皇帝遣太監鄭和、王貴通等,昭告於佛世尊曰:仰惟慈尊,圓明廣大,道臻玄妙,法濟羣倫。歷劫沙河,悉歸弘化,能仁慧力,妙應無方。惟錫蘭山介乎海南,言言梵剎,靈盛翕彰。比者遣使詔諭諸番,海道之開,深賴慈佑,人舟安利,來往無虞。永惟大德,禮用報施。謹以金銀織金、紵絲寶旛、香爐花瓶、表裏燈燭等物,布施佛寺,以充供養。惟世尊鑒之。

總計布施錫蘭山立佛等寺供養︰金壹阡錢、銀伍阡錢,各色紵絲伍拾疋、各色絹伍拾疋、織金紵絲寶旛肆對,納︰紅貳對、黃壹對、青壹對。古銅香爐伍對、戧金座全古銅花瓶伍對、戧金座全黃銅燭臺伍對、戧金座全黃銅燈盞伍個、戧金座全硃紅漆戧金香盒伍個、金蓮花陸對、香油貳阡伍佰觔、蠟燭壹拾對、檀香壹拾炷。

峕永樂七年歲次己丑二月甲戌朔日謹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