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蘭卡》加勒老城風情畫

前往斯里蘭卡南邊海濱的古城加勒(Galle),我不是為了觀光這座有四百年歷史的荷蘭城堡,而是為了七下西洋的三寶太監–鄭和而去。

延伸閱讀→ 斯里蘭卡加勒》三寶大人在哪裡?(點我)

抵達的時候,天色已沉,我揹著行囊走過街道,沒有人潮,不聞喧囂,商店燈光透出一幅幅剪影,整個小城浮現寂寞沙洲冷。

這是雨季,所以正下著小雨,跫步踩上地面的水漬,乍見腳底輕湧漣漪,遠方隱隱傳來浪濤拍岸,這樣的光景,讓我忘旅途疲憊。

加勒老城面臨印度洋,坐落在一個突出的小型岩石半島上,因為有一個天然海灣,自古就是貿易港口。但是重要性後來被可倫坡取代,如今以旅遊業為主。

找到下榻的民宿,跟老闆相談甚歡,他說海邊的天氣變化大,忽雨忽晴很正常。我怕潮熱,但冷氣房有人住了,老闆給我換一間高頂夾層的三人房,讓我一個人睡得舒敞。他還說今天房客不多,權當免費升等。

進了房間休息,窗外雨滴仍然稀哩稀哩的絮叨,我在內心不禁開始祈禱。

清晨一伸懶腰,看窗外雨歇,立即翻身爬起,梳洗妥當,七點就跳出大門,這才把我住的地方看個仔細。老房子果然有年華餘韻,每一塊木頭都有時間的痕跡,格局是大戶的三進院落,廂房和廊檐圍著天井,角落有喫茶納涼的隔間,襯出一派清逸。

後來發現滿街都有這樣的建築,簡直把我樂壞了。人生縱使曇花一現,且先讓我悠游天下,看遍世間美好。

幸得清早的街頭空蕩蕩,拍照不必迴避人頭身影,最棒的是日光初霽,我要趕緊把握時機,民宿老闆說這個季節變天很快的呀。

加勒老城的房子,融合了東方典雅、西方亮麗的風格,這跟她的歷史背景有關,就看門和窗的裝置,因異文化的水乳交融,產生許多線條和色彩的變化,最是讓我動心。

可惜民居巷道都窄,無法正面拍出全景,有些店家門面設計得十分吸睛。

清早的光線雖然還不是很亮,但問題比不上這個老城裡的電線,像蜘蛛網一樣交集密布在空中,那景象我看了也一怔。如果電線也有連坐法,加勒古城應該很容易停電吧?

又或許怕海風吹得疾厲,電線也拉得老低,橫跨在屋脊上、牆面上、走道上,活像被黑彩筆塗鴉,突兀整個畫面,看了啼笑皆非。

但還是喜歡。因為總在下一個轉角,迎面撲來讓人駐足凝視的驚奇。

看著看著,有時心中那個好奇的輪盤便會旋轉起來,落出念頭–「這房子從前是十三姨住的吧?」「住在裡面捉迷藏很好玩吧?」「可不可以在樓上拋手帕給街上決鬥的羅密歐?」

有沒有發現,所有店面都是關閉的?

我貪早跑出來,四處亂踅了一陣,開始覺得飢腸轆轆,街上居然沒有賣早餐的,連路邊攤都沒有!

好不容易看到一家開了門,進去大聲說先來杯咖啡,那人掃著地搖搖手說晚點再來,我問多晚?他說九點!

蛤?霎那,好想念台北我家巷口的早餐店,店家五點就開賣了啦。

想起小說《歧途》(A Rebours)的主角D公爵計畫去倫敦旅行,趁著等火車的空檔,上附近飯館填飽肚子,等他大吃了一頓,人也“想通了”,於是付完帳單離開,帶著行李返回家裡,再也不出遠門一步。

在家千日好,出門萬事難。但吃飯這事,從來挫折不了我的旅行意志。

▲▼開了門的店,卻還沒準備好做生意

▼這是擺看的,懶洋洋的遊客還在床上,旅遊旺季應該不會這樣吧

▼這樣的Cafe也是我會打尖的選項

看錶時間差不多了,朝著我要參觀的地點走去,來到一處廣場,發現四周熱鬧了起來。

嘩,今天是什麼好日子?竟然有眾多新人出來拍婚紗照。說是婚紗照,其實穿傳統禮服的新人居多,而我覺得斯里蘭卡的傳統禮服比西方婚紗還漂亮。

看到新人洋溢的笑容,我也忍不住舉起相機捕捉他們嘴角的甜蜜。

新人見我這外來客也在拍他們,還對我點頭微笑表示歡迎,完全沒有拒絕的不快。如此落落大方,想來是要與我分享他們的喜悅,傳遞他們的喜訊。

拍完我向他們欠身致謝,他們也同樣欠身還禮。這樣的謙謙交流,是滾滾紅塵的一束心香,是不期而遇的心靈印記。為這趟旅程添上意外驚喜,也讓加勒的風情深烙記憶。

萍水相逢、後會無期,我衷誠祝褔這些善良快樂的人們平安幸福!

▲▼你瞧這傳統服飾多好看啊

▼我拍每張照片都得到應允,包括小伴娘的媽媽欣然同意

▲▼新娘的服裝好像比較制式,但我看了替她們好開心

▲▼還沒準備好?沒關係,再來一張! 新娘子果然最美~

延伸閱讀→ 斯里蘭卡加勒》三寶大人在哪裡?(點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