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疫情下的伊斯坦堡新機場/土航貴賓室

關於《機場貴賓室系列》,我的開箱文就是土耳其伊斯坦堡機場和土耳其航空貴賓室,讀者可能奇怪我怎麼又寫一篇?

請注意!前篇寫的是“舊機場”—伊斯坦堡阿塔圖克機場(İstanbul Atatürk Airport /代碼ISL),此篇介紹2019年才啟用的伊斯坦堡新機場(İstanbul Yeni Airport /代碼IST),號稱「世界最大機場」!

其次,因為疫情關係,伊斯坦堡往返台北的航班曾自3月起停飛,直到8月復飛,每週三、五、六才有一個航班,我也才有機會再度搭乘土航來到新機場,見識疫情下的最新情況。他日可做疫情前後的比較。

★ 機場貴賓室巡禮》伊斯坦堡機場 / 土耳其航空(點我)

新、舊機場都在伊斯坦堡大城的西方,剛好一南一北,南邊的舊機場靠近馬摩拉海,北邊的新機場靠近黑海,兩地相距39公里,以土耳其領域橫跨歐亞的範圍來看,機場位置都在歐洲一方。

佔地面積7650萬平方米(相當於12000個足球場)的新機場,是舊機場的七倍大,將有4座航廈、6條跑道、114個登機口;舊機場只有2座航廈、3條跑道、41個登機口。

為什麼說“將”有呢?

原來建造成本高達120億美元的新機場,於2018年10月29日(土耳其國慶日)第一期竣工,開放使用主航廈和兩條跑道,所以只能算是局部啟用,預計要到2025年才全部竣工(也有說2028,因為工程進度常常延遲)。

舊機場則於2019年4月轉移了原有航班到新機場,此後主要做為貨運機場。土耳其疫情肆虐時,24小時的方艙醫院就蓋在舊機場跑道上。

▲陽光下的新機場,有一種科幻氛圍 ▼燈光下的新機場,有一種魔幻美感

雖然新機場目前只開放了面積40萬坪的主航廈,但已非常奪目吸睛!

整體設計融入了伊斯蘭建築風格,航廈上方的屋頂由一塊塊弧形三角片組成,再由一根根小型支柱撐起,彷如挑高帳篷般的圓頂,又有綻開花瓣似的紋理,不論在天窗透射陽光下,或是在室內燈光照映下,都產生一種既魔幻又科幻的美感,使得這座新機場充滿了絢麗的文化特色。

據說機場空中交通管制塔台的外觀,具有土耳其國花「鬱金香」的象徵,可惜沒有見到,難道是角度問題?

▲機場海報的塔台長這樣 ▼看到的塔台長這樣 ,我大概錯過了

另外,新機場的商城面積廣達17萬坪,美食廣場有9680坪,聚集了超過400家的本土或國際品牌。

這些不讓我驚奇,新加坡樟宜機場也讓人眼花撩亂,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現下竟然有好多人在商城裡!

你要知道,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大家為怕感染哪裡都不敢去,也因各國設限而哪裡都去不了,各國機場空曠如死城,桃園機場還曾創下啟用41年來入出境總人數僅669人的最低紀錄,一航廈甚至掛零。

所以,當我看到伊斯坦堡新機場的“盛況”,下巴不禁自動打開…..

▲有疫情還這樣!沒疫情會是怎樣? ▼美食廣場也不乏許多食客

那麼,新機場有甚麼好介紹的?機場不都是那樣,照片放兩張來看看就好了,值得我用寶貴的時間來寫一大篇嗎?

各位看官啊,你不要看它是一座機場,它背後可是未來航空趨勢。那句話是怎麼說來著—你看到的不是你看到的

更重要的是,機場是一個國家與世界密切接軌的體現,伊斯坦堡新機場是土耳其有史最龐大的投資建設項目,你以為土國拚了老命蓋世界最大機場是為了什麼?是在沒事找事做嗎?

新機場不是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何況表面也並不簡單。

▲飛機上俯瞰新機場,可見遠處工地 ▼新機場有清真寺,前方還在施工

我到達伊斯坦堡新機場時,記得新聞報導說土耳其國際機場會對台灣旅客實施檢疫,可是出了飛機並沒有見到檢疫人員拿著體溫計對著我額頭量體溫,難道因為我是轉機?

其實不要說土耳其擔心境外移入病毒,我在土耳其轉機也會擔心好嗎?

土耳其七月底八月初的宰牲節假期期間民眾往來頻繁,加上婚禮旺季造成新冠確診病例數字急遽攀升,土耳其醫學會甚至認為境內真實病例數目是官方通報數字的10倍,而且「正在迅速邁向第2波高峰」。

所以不論是在機艙或是在機場,我一路都是戴著透明塑膠面罩和N95口罩,本來還想穿上防護衣,後來看到專家說那根本不能隔離病毒,何況路上還要上廁所多麻煩,就沒把自己包成太空人的模樣,只有盡量保護呼吸。

除了面罩口罩,我還帶了一瓶乾洗手液和一大包消毒紙巾,一上飛機先用75%酒精含量的消毒紙巾,把座位前前後後仔細擦過一遍,包括放置餐飲的小托盤和個人電視螢幕,清掃人員幾乎跳過這些地方,偏偏這些地方最常被乘客觸摸。

另外,用餐前後我也必用乾洗手液消毒雙手。進出洗手間,盡量不要用手直接碰觸門把和內部物件,可用紙巾或手肘,以防萬一。

疫情之前,搭機通常禁止攜帶容量超過100ml的液體登機,且總量要在1升以下,此次搭乘土航每人可帶5升(5000ml)藥用酒精或乾洗手液。但是土航從前可帶兩件登機行李,此次限帶一件,且限重4公斤,大小可置於前方座椅下,目的無非盡量減少乘客動作。

土航在乘客踏入機艙前,還在門口分發防疫包(上圖),裡面有三片口罩、兩張消毒紙巾和一小瓶50ml乾洗手液。所以每位乘客都必須戴著口罩搭機,只有用餐時才能取下口罩。

曾有乘客沒戴口罩,不知是故意取下,還是忘了戴上口罩,被巡查的空服員看到,因為空服員也戴著口罩,所以講話很大聲,全機艙都聽見她大聲要求那位乘客立刻戴上口罩。還好乘客配合了,否則不曉得會怎樣?

曾有新聞報導美國航空國內班機上,一位自大網紅因為拒戴口罩被趕下機,導致航班延誤起飛。另有一名女子因為拒戴口罩跟空服員爭執,遭到趕下飛機,機上其他乘客立時鼓掌歡呼。

你知道8%的確診者,就能造成60%人口染疫的比率嗎?

上面兩例都是還沒起飛就被趕下機,萬一有人等飛機起飛才耍流氓怎麼辦?日本樂桃航空一架從釧路飛往關西機場的飛機,有乘客拒戴口罩還恐嚇空服員和其他旅客,導致班機臨時降落在新潟機場。這種人,我覺得高空發他一個降落傘,直接推出機門就對了。

▲據說轉機大廳的形狀像博斯普魯斯海峽,哪裡看得出來?
▲這是給外國旅客入境使用的走道窗口 ,自家人使用另一端
▲這一看就知是自動通關

新機場的主航廈分成出發層和到達層,出發大廳可通過七個入口進入,1號和2號門給國內航班使用,其他為國際航班使用。國際航班又分成→搭乘土航航班使用3、4、5號門,其他航空公司航班使用6號和7號門。

你看出了其中密碼嗎?

原來土航機隊在新機場現有三百多架飛機,未來計畫增加到五百架,從伊斯坦堡飛往124個國家/地區的307個目的地的,80%都有土航航班,疫情期間各國航空公司九成停飛國際航線,伊斯坦堡新機場的航班銀幕上,放眼望去更是一片土航的TK代碼。

在全球航空系統幾乎停滯的情況下,土航的逆勢操作,是險招或是奇招?

全球航點最多的航空巨頭是美國航空公司(American-Airlines / AAL),有近900架飛機,每日運行3500航班飛往50多個國家/地區共260多個主要城市。以土航目前的實力,加上熱門航線都被老大佔先,結果就是我們常飛的旅客發現土航增加了許多二線城市的航線,並在一線城市的航班市場上,以漂亮價格競爭搶灘。

去過土耳其的朋友,可曾比較過台灣跟土耳其之間,在2015年前後的票價?2015年3月31日土航首發直飛台北,除了省去從前兩個多小時的飛行時間,價格並且大幅降低,接下來就是土耳其旅遊團火紅大賣,有關土耳其文章也到處爆量。

▼新機場有300架土航飛機,後方建築上的突起圓頂,就是機場大廳的天窗

眾所周知,土耳其位於歐洲和亞洲之間的十字路口上,伊斯坦堡憑藉優越的地理位置,舊機場的年旅客量都已超過六千萬人,新機場2019年也上看了九千萬人,預計新機場全部完工後,有百家航空公司進駐運行,航班數量可望突破百萬,旅客量將達2億人次。

屆時,新機場除了每年將會增加大約140億美元的財庫收入,還將提供廣大的就業市場,超過23萬人在機場工作之外,機場週邊的城市發展項目,包括酒店、商店、飯店、社會和文化設施,以及辦公室、私人住宅、醫院、學校和展覽中心等,都需要大量人力投入。

土耳其2018年被美國制裁,經濟陷入危機,現任總統艾爾多安卻大推砸錢蓋機場,被批評是為了讓經濟惡化止跌來確保政權,同時企圖利用「世界第一」的榮耀感,來爭取土耳其朝野的認同和向心力。

其實不止是新機場,土耳其不久前才發生蘇菲亞教堂判決改回清真寺的案子,也顯示了以民族意識對抗國際政爭。因此,新機場未來可稱霸一方的意義,對支持現任政府的土耳其人來說,更是勝利的紀念象徵。

▲新機場地圖印在土航機票背面,國際航班在機場左邊,國內在右邊(綠)  
 ▲候機大廳有商城和美食廣場
▲商城設計也相當獨特,表現伊斯坦堡位於東西交會之意
▲所有貴賓室都在二樓,這是土耳其航空公司的貴賓室和樓下商店
▲另一邊樓上的私營貴賓室(可用PP卡、信用卡回饋或自費)
▲新機場的其他航空公司貴賓室都暫時關閉使用(二樓)

我從過境大廳進入出發大廳,大概花了20分鐘,聽起來很快的樣子,其實是旅客不多,而轉機安檢門有十來個,還有專人在現場指揮,行動非常迅速。

據說四座航廈全部完工後,內部共將設有500台自助辦理登機機台,想想有2億人要在這裡進出,這些設計顯然是對旅客展現土耳其準備好迎接全世界。

對了,安檢之後會經過紅外線自動體溫檢測感應門,所以轉機也還是有檢疫。如果不是有人請我脫掉面罩過門,我大概不會注意到。

正當專家看好航空業未來發展,誰也沒料到2020爆發了新冠疫情,影響全球300家航空公司破產的破產、倒閉的倒閉,55%的公司採取裁員或無薪假措施,造成航空業有史最慘澹的一年。

樂觀估計重創航空業的寒冬,要恢復到疫情之前的水準,至少要到3年之後。悲觀的看法是五年之後。

不過,這只是航空業的嚴峻挑戰嗎?

且看歐盟七月一日宣布開放觀光入境,確診人數高居世界第二的巴西也重啟觀光大門,日本也於10月大幅放寬防疫入境政策,在在說明各國內部經濟出現了「還沒病死就快餓死」的窘迫,更不說多國人民接二連三上街抗議防疫禁令,甚至變成燒搶打殺暴動,都對政府造成防疫和解禁的兩難壓力。

因此,如果疫苗明年上市,能夠有效遏止疫情,相信大家很快又能出國旅遊了。我個人是偏向樂觀的看法。

回頭來說疫情的關係,這次搭乘土航全是密封冰冷的飲食(上圖),每份餐點都是整盒包裝沒得選,主食不外是麵包夾肉片或起司,一塊小西點,沒有蔬菜水果,只有小瓶裝飲水和果汁。

每次打開看一眼,完全引不起我這被台灣美食寵壞胃口的食慾,只取了果汁飲水,其他原封不動還給空姐,不禁懷念從前熱乎乎的飛機餐,再不好吃也強過冷麵包夾起司。

由於餓到吃自帶的巧克力維持生命,所以一進入出境大廳,我就毫不猶豫立馬直奔土耳其貴賓室!

在各機場貴賓室多關閉的情況下,你不知道新機場土航貴賓室仍然24小時開放,對我有多大的誘惑。這也是我選擇搭乘土航的原因。否則機場商店多不營業,貴賓室也不開放的話,在機場要怎麼熬過好幾個小時?

▲土航貴賓室第一道關卡
▲土航貴賓室第二道關卡驗票櫃台

我是不能用發呆打發時間的人,人的一生去掉吃喝拉撒帶睡覺,還有不期然生個病、出點事,加上不知何時突然見上帝,剩下多少時間可以浪費?

好好利用時間的話,土耳其原本端出轉機需要6~24小時的旅客,可以申請伊斯坦堡免費半日遊或一日遊,若是搭乘土航商務艙9小時以上或經濟艙12小時以上,還可以申請免費住宿至過境旅館休息。現在當然通通都取消了。

土航在新機場有三個貴賓室,即是Business、Miles&Smiles、Domestic。它們的面積將近1700坪,每處可容納765位客人,疫情當前也只開放Miles&Smiles貴賓室。

在櫃檯驗票時,聽到接待員跟兩位旅客說,土航貴賓室不賣「單次使用券/ One Time Pass」,他們可以去私營的IGA貴賓室(PP卡、信用卡回饋或自己付費)。

原來有些航空公司為了補貼家用,把接待商務艙的貴賓室賣票給經濟艙旅客享用,然後另設頭等艙貴賓室安撫VIP乘客。商人花招就是多。

▲土航貴賓室第三道關卡,要刷票碼才進得來 
▲土航貴賓室的設置圖
▲這跟舊機場土航貴賓室相同,都有一個玻璃置物櫃,讓旅客更放鬆休息
▲土航貴賓室的流線牆面,與高空”帳篷”相映成一個非常吸睛的效果

土航Miles&Smiles貴賓室的設計,再次讓我驚豔。

流線型的實木面板組合成壁面,以海浪之姿在半空中起伏迴旋,偌大的空間被各種飲食遊樂設置巧妙分成不同區塊,每一區塊的座椅搭配不盡相同。靠近商城的露天陽台,還可以180度無障礙俯瞰大廳人群動靜。

廊道中央看似一座座休憩的小亭,實則是燒烤、烘培、放置食物點心的鋪面。我看到有熱騰騰的烤肉、Pizza、炒飯、南瓜湯,雖然選擇不多,仍然激動得狼吞虎嚥兩盤。

吃飽後,又喝了兩杯熱咖啡,以及我最喜歡的土耳其熱紅茶,這才發現碳酸飲料到處都有,酒呢?!

我說土航到處飛,應該不是運輸問題,什麼原因不見貴賓室最具號召力的「自助喝到飽」的酒類呢?女服務員不好意思的說「拍謝,我只知道目前暫時停止供應酒類。」

後來我想,怕人倒酒手沾酒瓶,可以設置酒吧讓專人服務啊,估計是成本問題吧?

▲飲料有很多,就是停止供應酒,地上的腳印標誌,提醒要保持距離
▲一桌都是土耳其熱茶,好像沒有人不喜歡土耳其紅茶
▲疫情關係分盒而裝的甜點
▲所有冷食也分盒取用,有青菜沙拉我就滿足了
▲哎,等吃完才發現沒把全部飲食照下來,事實上熱食就這幾樣而已
▲這洗手間沒有舊機場的豪華,但竟有蹲式廁所,在歐洲機場少見

好吧,還有什麼暫時停止供應的?

嗯,所有電子娛樂設施關閉…沒關係。有躺椅的小包廂關閉…沒關係。會議室關閉…沒關係。Private Suite關閉…沒…關…係。淋浴室關閉…(呃,我想洗個熱水澡欸)。圖書室關閉…..啥?!

我衝到大門櫃檯去問「有很多商務旅客看書嗎?看書有耗費你們成本嗎?讓我進去看看好嗎?」上次在舊機場貴賓室的圖書室翻了一小時土國藝術畫冊,至今依然感動土航貴賓室有這樣的設置。

結果可想而知,哀怨半天也沒用,不開放就是不開放,櫃檯也不知道為何關閉圖書室。我在心裡想,這貴賓室根本只開放一半,如果花錢買券進來就不值得了。由此也可證明本人沒有接受土航招待參觀樣板戲。

雖然此行對土航貴賓室不甚滿意,但我明白是疫情的關係,看在有部分熱食熱飲的份上,雖然沒有其他福利,也就湊合著將就了。

學著別人在雙人座椅上,平躺下來闔眼了一陣,登機前起來又吃喝一頓,然後揹起行囊走向我的登機口,在夜色中往下一站飛去。

▲連閉眼小睡一下的躺椅房間都不開放
▲只能找這樣的長椅躺平了
▲貴賓室一側面向商城、一側面向候機大廳 
▲貴賓室兒童遊樂室也關閉
▲貴賓室內有一個模型台,左前方就是鬱金香塔台
▲貴賓室裡的桌椅有不同配套,這款有型也有隱蔽性
▲我個人最喜歡這套

全球航班大減 4,600萬人恐飯碗不保

(2020-10-01 經濟日報)

最新研究顯示,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全球航班大幅縮減,恐導致全球4,600萬人失業,凸顯航空業和旅遊業長期不景氣對全球經濟造成的傷害。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航空運輸行動組織(ATAG)9月30日的報告顯示,依賴航空業的8,800萬個工作崗位中,有一半以上工作可能會消失,起碼短期內是如此。許多業內人士預估,航班數量要到2024年才會恢復到去年的水準。

這份報告據牛津經濟研究院的分析指出,航線、機場、民航公司等領域明年初前可能流失480萬個就業機會,較疫情前人力銳減43%。

與航空旅行相關的旅遊業中,2,600萬個工作機會可能不保;對航空運輸供應鏈或航空業勞工出售商品與服務的企業中,約1,500萬個工作面臨風險。

航空公司的工作可能減少逾三分之一、或130萬人,而航空業帶動的經濟活動,恐怕萎縮52%,相當於全球國內生產毛額(GDP)減少1.8兆美元。

報告指出,這次疫情將對「這個產業帶來持續多年的深遠影響」,「過去曾發生過造成載客量減少的衝擊事件,但從未出現全球航空系統幾乎停滯的情況」。

航空公司已呼籲各國政府提出新一輪的紓困方案,並安排乘客在登機前快篩。這麼做不僅讓旅客能安心搭飛機,也能讓政府鬆綁迫使上百萬遊客與商務人士延後或取消航班的管制措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