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月聊哉》淒厲人妻娜娜廟

又到了農曆七月中元節,整個2020年都不安生,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眼看全球死亡人數就要破百萬,更多人深受經濟影響而困坐愁城,真是一個印證「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的年份。

既是鬼月,這篇就來聊聊→泰國最知名的女鬼娜娜(Nang Nak 或 Mae Nak)。

娜娜的鬼故事從1959年以來,不斷翻拍成電影電視劇,1999年創下泰國第一部票房收入高達1億泰銖的記錄,2013年的《Pee Mak》則創下破10億泰銖的紀錄,成為泰國有史最賣座的電影,而且在許多影展中入圍得獎。

一部恐怖片能長紅就很不簡單了,居然還在影史上奪冠留名,可見娜娜在泰國流行文化中的不朽地位。但是,你以為娜娜的份量就只有這樣嗎?

泰國首都曼谷,有一座祭拜娜娜的陰廟,拜求桃花魅力、結婚生子的群眾絡繹不絕;泰國佛牌裡也有一支號稱「女大靈」的鬼妻娜娜牌,據說配戴能保佑家庭感情和諧、幸福不易被破壞。

為了眼見為實,我特意走訪娜娜廟,結果遇到怪事,這是我去過許多古剎廢墟、鬼屋墓園,奇特少有的經歷。至今回想起來,仍是覺得匪夷所思。

關於娜娜的鬼故事,有些讀者可能不曾聽說,我在這裡簡要介紹一下:

傳說在曼谷帕卡農(Phra Khanong)河岸的一個鄉村,一名男子麥克(Mac)被徵召入伍參加戰爭,當他在戰場上搏鬥時,他懷孕的妻子娜娜在家難產,母親胎兒不幸雙亡。等到戰爭結束,僥倖生還的麥克返來,看見娜娜抱著嬰兒倚門相迎,夫妻團圓重聚,又過起快樂的小日子。

但是,知道實情的朋友和村民試圖警告麥克,百般要他離開娜娜,都遭到娜娜反弒,最後麥克看清了真相,逃到寺廟躲避鬼妻糾纏,打不過娜娜的村民,也求助法師高僧介入,經過一番鬥法度化,娜娜終被收服,揮淚告別丈夫,隨著高僧修行贖罪。

坦白說,我並不喜歡這故事。戰場上大批陣亡的男人都飄去哪裡鬼混了?而且女人當了鬼,還要回家洗衣煮飯帶孩子,日夜服伺她的男人,下場卻是真心換絕情,這類故事是在說女人傻嗎?

轉念一想,娜娜的故事形成於百多年前,反映了當時泰國人的生活狀況和思想觀念,尤其是泰國婦女的處境和地位,難怪現在看來覺得格格不入。

不過,就從現任泰王舉行納妃儀式,皇妃還趴在他的腳邊接受冊封,我覺得百多年前的泰國女性應該更低聲下氣。外界認為泰國女性溫柔,或許就是這樣來的印象。

娜娜的鬼故事,是真的嗎?很多人都有同樣的疑問。

1899年3月10日泰國暹羅報刊《Siam Prapet》上刊登了一篇由作者KSR Kularb撰寫的文章,他追查傳說的來龍去脈,發現鬼故事的起源確有所本。

原來一位生活在帕卡農河口附近的婦女Amdaeng Nak,因為死於分娩之後,大兒子擔心父親若是再婚,將來繼母分他遺產,因此穿起女裝扮成母親的幽靈,向河上來往船隻扔擲石頭,同時製造鬼故事謠傳,使人相信有厄咒鬧鬼。

雖然父親害怕找新妻子,當地婦女也不敢嫁給父親,這位暗中搞鬼的大兒子,最終還是被揭穿了。但是,鬧鬼傳聞並沒有因此結束,反而透過各種傳播媒介,更加的繪聲繪影,最後呈現出一個有骨架有血肉的故事。

帕卡農河是昭披耶河(又稱湄南河)的支流,沿河兩岸住著架屋人家
陸路交通不便時代,河岸村民都是駕船出入

可見自古以來的鬼故事,多是男人搞出來的名堂,包括興起於中國魏晉南北朝的志怪小說,作者都是不滿現狀的文人術士,假託臆想諷刺時政,同時寄望他們的夢想。換句話說,作者在現實中得不到的,藉著瞎編鬼扯來滿足缺憾。

於是,鬼故事最多的主題就是人鬼戀。最膾炙人口的是【聊齋誌異】一篇《聶小倩》,因為也拍成電影,所以觀眾多知道寧采臣救了聶小倩,卻不知在原著裡,女鬼報恩為寧采臣生了兒子,長大後出人頭地光宗耀祖。

娜娜的鬼故事不同之處,在於她問世的動機,只是單純要阻止鰥夫再婚,剛開始只是一個影子,等到後來不斷被擬人化,發展脈絡也一再戲劇化,事件面貌變得「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也使得鬼故事盛傳不衰。

結果,竟然使得娜娜從過去一介癡情女鬼,變成今天被供奉在上的女神。

娜娜廟(Mae Nak Shrine)在曼谷素坤逸77巷的馬哈布寺(Wat Mahabut)旁邊,馬哈布寺建於1762年,但它不是以其悠久的歷史而聞名,而是以娜娜陰廟在此而聲名遠播。據說麥克就是躲進馬哈布寺,娜娜才無法進入找他回家。

馬哈布寺有陸路和水路兩條途徑可到,陸路坐捷運在帕卡農站出來

我被告知去娜娜廟之前,應該先進馬哈布寺禮佛,並且最好是正午時間,據說這樣比較不會沾到不乾淨的東西。我的確先去禮佛,倒不是怕被沾染,而是由馬哈布寺的廟門進入,動線自然會先經過正殿和側堂。

馬哈布寺是一座百年老廟,對外國遊客來說,也是一處值得參觀的景點。

參觀時候,正好有僧人講經,雖然聽不懂,站在旁邊聽那不同語言的誦經說法,也別有意思;後來又見人們吃齋飯,靠近看看是什麼菜色,被友善招呼一起用餐,我怕給人添麻煩,照了相就合掌言謝趕緊離開。

我是搭地鐵出來,穿巷走路到馬哈布寺,後來知道坐船也可到寺廟。

原來馬哈布寺和娜娜廟都在帕卡農河河岸,這條河是昭披耶河(又稱湄南河)的支流,河流兩岸住著架屋人家,陸路交通不便的時代,都是駕著小船出入,寺廟還有自己的小碼頭。

▲聽完講經,信徒們席地而坐用餐
▲馬哈布寺有自己的碼頭,想來是從前給船民或水路來人所用

從馬哈布寺出來,穿越寺廟旁的大廣場,去到對面的商家,娜娜廟在一排商家的後面,位置不是那麼一目了然。據說娜娜廟原本在寺院區內,後來才獨立出去,原因之一就是互受干擾。

娜娜廟稱為廟,實為幾片鐵皮搭起的空間,外圍一圈矮欄杆跟商店區隔,據說最早是在一棵大樹下,設立一個露天祭壇。沒想到祭拜的人潮踴躍,香火錢多了,就往大樹後面擴展出去,大樹也只留下樹身,被人掛上五彩布條祈願。

雖然管理員不讓近距離拍照,可能是覺得那樣不尊重,也會妨礙別人,我只好站在欄杆外,用長鏡頭拍了幾張備用。倒是有些遊人趁著管理員沒注意,拿出手機來在廟內自拍打卡,這在大白天勉強可行,切忌晚上打閃光燈拍照。

為什麼呢?你會喜歡晚上被閒雜人士進到你屋裡,用閃光燈亂晃亂照嗎?

佛教《長阿含經》有云:「一切人民所居舍宅,皆有鬼神,無有空者;一切街巷四衢道中,屠兒市肆及丘塚間,皆有鬼神,無有空者。」意思就是說我們所在的地方,包括人的身邊,到處都有鬼神。何況是在陰廟裡?

圖片取自網上,建議比較1911、2005、2013年三個截然不同的電影版本

唯物論者聽到這個說法,大概會嗤之以鼻。那麼換成科學來說,今天科學已經證明宇宙有4維空間,超弦理論甚至認為存在M次元,而人類只生活在三維時空裡,又受限於身體感官不如其他動物靈敏,怎能確定重疊在同一個位置的異次元,沒有其他能量體的存在呢?

你應該知道「人」是量子的一種組合體吧?更進一步說,我們眼下的世界都是能量組合出來的物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的真義,並非哲學,更不是玄學。所以,生我之前誰是我?我死之後我是誰?從科學理論來說的話,就是能量的轉換。

轉換成什麼呢?答案可能就是人類口中所稱的「鬼神」或「幽靈」。

「鬼神」是在人類無法了解生命究竟之前,代表一切超乎想像、不可思議的力量,這些名稱也是宗教在科學尚未找出答案之前,以人類知識所能理解和接受的說法,去解釋許多不明現象和原由。

想想看,現在有些人還不一定明白什麼是超音速飛機、磁浮列車、5G手機的原理,又怎麼去跟千百年前的古人談論這些?解說這些在他們眼中是神乎其神的變化?宇宙萬法難以言喻,諸多罣礙不可說不能說,皆因道常無名,也就是時間未到。

因為不知,所以害怕,這是人類天生對未知的恐懼,這種情緒反應出來,就成了泛靈信仰。

台灣有眾多陰廟,因為早期移民多來自好鬼尚巫的福建,加上許多人或因水土不服,或因自己人械鬥,或與原住民爭戰,死後無人收屍奠紀,就被祭奉在一些小祠裡,其中含有「鬼有所歸,乃不為厲」的同理心和約制觀念。

娜娜廟就類似台灣的「姑娘廟」。

娜娜廟是從一棵大樹下的祭壇開始,逐漸擴建出一個內外之分的空間

我曾經想過,娜娜雖有所本,卻是一個虛構出來的故事人物,怎麼能被當真供上桌拜呢?

後來想起《長阿含經》中說→只要有名號,就會有依附的鬼神;只要有人立廟祭拜,也就會有對應的鬼神。

「娜娜」是人類給取的一個名字而已,任何孤魂野鬼都可以被稱為娜娜,在娜娜廟裡享用人類供奉,有什麼差別?誰知道差別?

娜娜廟內的牆上掛了多幅照片畫像,仔細一看都是娜娜電影的女主角,小室中有一座娜娜抱著嬰兒的盤坐雕像,信徒贈送娜娜的美服掛滿一室,還有許多嬰兒服裝和玩具,網路上可見娜娜在不同時節的換裝照。

看過有人寫說娜娜廟很靈驗,大概是根據參拜人潮絡繹不絕吧。據說希望順利分娩的孕婦,以及希望避免被徵兵的男人,最常來娜娜廟參拜祈願,由於泰國徵兵是用抽籤的,凡是尋求彩券中獎的人也來拜託。

來娜娜廟求願的人絡繹不絕,房間牆上掛滿照片和美服

娜娜廟最早是在馬哈布寺的院區,後來娜娜廟的香火鼎盛,有時竟比馬哈布寺熱鬧,娜娜廟就被遷移到現在的商店旁邊。

坦白說,我也有點懷疑娜娜廟跟商業動機毫無關係,畢竟廟方除了賣祭品收捐獻,周圍商家也靠著娜娜廟營業。成了人鬼共生的一種型態。

除了賣吃賣喝的一般商家,有兩種跟娜娜相關的商品比較特別,一是販售娜娜護身符牌,一是販售動物如小魚、小蛇、小鳥、烏龜、青蛙等,讓祭拜完的信徒買來做「放生」之用。

對於前者,我覺得與其依賴這樣的護身佛牌,不如依賴自己端正心性,多行善事,因為佛經說如果有人修行善法,會有成千上百的鬼神保護。反之,少有鬼神守護。

基於這等緣故,才會出現有的人為鬼神所擾,有的卻不被鬼神所擾。個中道理,就類似「吸引力法則」。

娜娜廟的旁邊就是河,碼頭上有商人販售讓信徒「放生」的小動物

娜娜廟因為在帕卡農河的岸邊,才會有腦子動得快的商人想到「放生」商機。

我個人不贊成這種偽善,根本是助長奸商捕捉動物來賺錢,小動物會死得更多更快!放生的真諦是愛護生命,人類不可能完全不殺生,但一面吃著炸雞,一面放生小鳥,是會增進什麼福德?

其實娜娜廟的坐大,也是出於功利多於敬仰。

佛祖教人斬七情斷六慾,菩薩教人發心自度度人乃至捨己救人,但凡夫俗子多求自己發大財、走大運,這種利己不利他的心願,要怎麼跟佛祖菩薩開口?求了應該也不允。像娜娜這樣的鬼神,就方便了眾生祈願所求。

說到這裡,該來講講我遭遇的怪事。

隔開娜娜廟和通道的欄杆外,有一處娜娜豎像,前方紛陳獻上祭拜的鮮花香燭,我先往四處觀望,才準備舉起相機對著雕像拍照,雕像腿上的花環突然掉落下來(下圖紅圈處)。

旁邊一位泰國大叔,正好也看到這一幕,先是一愣,立刻退了兩步,又趕緊趨前跪拜,嘴中念念有詞。

無風拂過又無人觸摸,花環怎麼會掉下來呢?看泰國大叔那樣吃驚,我當下也懷疑那一幕是給大叔發的某種訊息,完全沒有想到跟我有任何關係。

接著,在進廟口的櫃台,跟管理員買了一份祭品,就是一把小花束、一根小蠟燭和一張金箔片,價格並不貴,我也就是懷著上別人家去拜訪,不好兩手空空的禮數意思。

在祭台放下花束,我拿起打火機點蠟燭,那蠟燭卻是怎麼點也不著火!(圖片請往上看)

我不是沒用過打火機,也不是沒點過蠟燭,不論是去教堂或廟宇,從來也沒有發生半天點不著蠟燭這種事。旁邊來了一位泰國女子點上蠟燭祈禱,我等她拜完了,請她幫忙一下,你猜怎樣?她一點蠟燭就著火了!

我心裡開始嘀咕,是蠟燭受潮了嗎?可是怎麼我點不著,別人點得著?

然後我要立起蠟燭,卻怎麼放置都搖搖欲倒,好像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在推它,不像別人能夠隨意插上蠟燭,我不耐煩扶著,一放手蠟燭倒下就熄了。當下還是怪自己笨手笨腳,想說意思到了就行了吧?

接下來,我跟隨他人進入房內,要給娜娜座像貼金箔片,其實是想近身觀察一下,據說她的雕像是從七個公墓收集來的灰燼製成,但是被泰國人貼金貼得金光閃閃。

奇怪的是,我前面的每個人順手一貼,金箔就黏在座像上,我雖依樣畫葫蘆,卻是怎麼貼都黏不上!

不想耽誤後面的人等待,我把金箔片放在座像盤坐的腿上,內心暗禱告知「我不是來求願的,我只是慕名來訪,聊表心意。」

走出娜娜廟時,回想整個過程不是很順,究竟是娜娜看出我的不迷信而不高興?還是我於她是一個無所求的訪客?總之,感覺上她沒有收下(或是不願收)我的登門禮。如果是的話,那天我就真的遇上什麼;如果不是的話,那天也發生太多巧合了。

不過,我去過娜娜廟之後,在泰國跑來跑去的期間,並沒有發生其他怪事,反而一路異常順暢,也平安回台。

可是聽說一位有靈異體質的朋友在泰國玩時,不知撞上什麼,身體嚴重不舒服,我說的不舒服不是肚子痛那種,是有感暗黑東西跟在身邊,急向師父求助才清除乾淨。

傳說阿贊多是收服娜娜的高僧,曾是拉康寺住持,寺內仍供奉他的雕像

娜娜鬼故事的結尾,娜娜被度化收服的高僧阿贊多(Somdej Toh / Achan Toh),確實是泰國歷史上一位身份崇高的佛教大師(上圖)。

阿贊多博學多才,泰皇拉瑪二世時常請他到宮中說法講經,三世皇封他資深長老,四世皇封他僧王,五世皇從他學習佛法。

阿贊多名列泰國九大聖僧之首,他曾經在曼谷拉康寺(Wat Rakang)擔任住持。這座寺廟隔著昭拍耶河與曼谷大皇宮對望,據說泰皇賜給他一條小船,隨王招換就能快速渡河進宮講經。

拉康寺建於阿瑜陀耶王朝時期,在吞武里王朝時期由達信大帝鄭昭贊助重修,並指定作為修訂三藏真經的寺廟,是一座佛教標誌性寺廟,也是皇家寺院。曾經挖出古鐘呈進玉佛寺,複製五鐘存放拉康寺,故而又稱金鐘寺。

拉康寺是佛教標誌性寺廟,也是皇家寺院
拉康寺莊嚴肅穆,牆上都是佛經典故的壁畫

拉康寺還是崇迪佛的本寺。

原來阿贊多生前擅於製作崇迪佛牌,作為籌措修建佛寺和學校的資金;泰國皇家玉佛寺佛塔裡的84000枚佛牌,就是19歲的五世皇登基時,身為老師和國師的阿贊多致賀的禮物和祝福。

阿贊多親手製作的崇迪佛牌,市面上罕見流通,今天已經成為收藏精品,阿贊多圓寂之後,他的身貌也被後人製成佛牌配戴護身。

娜娜的鬼故事編進阿贊多,一方面是宣傳鬼故事的可信度,一方面是彰顯阿贊多的法力修為。阿贊多在泰國民眾心中的地位由此可知。

最後,「逝者已逝,生者如斯」,大家在疫情濔漫之下,要努力健康的生活。同時提醒大家在花錢獻祭亡靈之際,也要想到現實裡的孤苦弱勢,尤其是無依無靠的兒童,請大家不要忘記幫助他們。

拉康寺因為挖出古鐘,複製五鐘保存,又稱金鐘寺
▲金鐘寺的屋簷壁角都掛著小鐘,山花板上也雕刻著金鐘
泰國皇家玉佛寺佛塔裡84000枚佛牌,是阿贊多致贈五世皇登基賀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