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泰國昭披耶河畔的「三寶公廟」談起,鄭和下西洋去泰國做什麼?

文 ● 圖 / BJ周

今日泰國曼谷市區的西邊,是泰國歷史上吞武里王國的首都;在曼谷北邊大約76公里的大城(Ayutthaya),是泰國歷史上阿瑜陀耶王國的首都。流經這兩地的昭披耶河(又稱湄南河),河畔各有一座紀念鄭和的三寶公廟,其中有什麼事由和關連?

根據古籍記載,中泰(古稱暹羅)早在漢代就有往來,南北朝時代開始互派使節,宋朝兩國商貿相當繁盛,元朝把製瓷技術傳入泰國,明朝跟泰國交流更是密切。所以總結來說,中泰之間有著長久深遠的友好關係。

奇怪的是,鄭和七下西洋第一次竟然跳過了泰國,可以說是過門而不入,永樂五年(1407年)第二次下西洋,鄭和才自越南占城轉至泰國,而且是奉旨特意前往,當時是泰國史上阿瑜陀耶王國(1351-1767年)的時期,中泰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暹羅灣進曼谷到大城,從前走昭披耶河來往兩地
流經曼谷一側的昭披耶河

先來看看明朝之前的泰國,並非是一個完整的國家,早期的泰國境內東南西北各有山頭,元朝時的泰國境內就存在著五個古國,說不準哪個代表泰國?因此這些地域性的部落聯盟,在當時只能算是個別與中國交好。

直到1238年出現了素可泰王國,這個被視為今日泰國的第一個王朝,是由位在中央平原的傣族所建立,不僅創造了泰國自己的文字和文化,也是當時泰國境內勢力最強大的主體,先後7次遣使到中國,泰國古稱暹羅即是由此開始。

接著是建於南方的阿瑜陀耶王國,取代了爭權內亂而逐漸衰落的素可泰王國,成為泰國史上第二個王朝,前後遣使臣訪問中國達114次,這個數字相當驚人,如果不是明朝規定三年才一訪,加上泰國內憂外患的戰亂,恐怕遣使次數更高。

還有一件事情可以看出中泰關係,那就是1407年明朝創建了中國第一所官辦外語學院「四夷館」,專門研究與中國交往密切的國家語言,以增進溝通交流的便利性,泰語館即是其十館之一,說明了泰國在明朝外交格局中的被重視性。

為什麼會有這些熱絡現象呢?

建立明朝的朱元璋,為了收拾元末的混亂局面,也為了恢復經濟生產,對內除了獎勵歸耕墾荒、興建水利減免賦稅,對外則實施一套由國家管控「外交+貿易」的統治體制,也就是「朝貢+海禁」的政策。

然而實行了近200年的海禁政策,甚至對經濟重心南移閩浙的地區徵收高稅,造成當地平民百姓不堪其苦,或加入日本倭寇,或作為倭寇嚮導,侵擾掠奪中國沿海城鎮,也有些商人大族為了利益私通倭寇,使得海賊和惡霸的問題,困擾官府民生,構成國安威脅。

永樂年間,鄭和七下西洋,明史指出「成祖疑惠帝亡海外,欲覓蹤跡。」可是請注意這支兩百多艘艦隊目的地是印度古里,請問建文帝逃到印度古里幹什麼?就算遁入空門,也不需要到一個以香料貿易興盛的港口城市去吧?

再請仔細看看鄭和第一次下西洋的路線,先去倭寇凶橫施暴的海面,以及海賊出沒的老巢據地,剿滅賊黨與當地反叛勢力勾結作亂,然後沿路勘查海域形勢、水文資料、風土人情,建立了通商和補給的定點。

不難看出鄭和下西洋,實則有「北拒強敵,南扶諸邦」的經綸策略,透過中國周邊沿海國家結成一張地緣網,在東南亞和南亞之間鋪設結合商貿經濟的政局,以強化地區的和平秩序,鞏固大明江山永續基業。事實上,中國對海外的影響力也是在這段時期達到巔峰。

大城的三寶公廟,陳列一艘鄭和寶船的模型
大城的三寶公廟鳥瞰圖,位臨昭披耶河一側,這裡曾是華人聚居的班卡恰區
大城的三寶公廟南面,除了有眾多華人住家商鋪,還有華人公墓

因此鄭和第一次下西洋,泰國不在走訪名單上,足見當時位在昭披耶河上游的阿瑜陀耶王國,沒有遭遇來自海上騷擾的危機,中泰關係也保持著友好穩定。

不過,派出使臣來華訪問的滿剌加國(馬六甲王朝),原也只是一個部落群體,附屬泰國,首領拜里米蘇剌於1405年接受明成祖詔封為國王,賜以誥印,使得滿剌加國頓時跟泰國平起平坐。泰王得知後極為不滿,派兵奪取誥印,進行武力禁止滿剌加國「升格」。

滿剌加國當然遣使上京告狀,明成祖為了圓滿解決爭端,遂派遣鄭和出訪泰國,期使能化干戈為玉帛,因此鄭和第二次下西洋,便就特意走訪泰國。

雖然經過調解,泰王當面表示改過,然而日後仍不時對滿剌加國施展干預動作,於是從1405年到1433年之間,鄭和每次都到滿剌加國停駐,也三度到泰國去宣讀敕書,勸促泰國國王睦鄰通好,因為除了滿剌加國,蘇門答臘和越南占城也都控訴泰國恃強凌弱進犯國土。

為什麼當時強勢的阿瑜陀耶王國願意接受調解?

其實阿瑜陀耶王國的宮廷明爭暗鬥,打從王國創建者烏通王去世之後,歷任王位繼承常有叛變和篡奪的情況,泰國使節頻繁來訪入貢,也跟篡位者爭取明朝對自己權力的承認有關。誠如明朝大臣任良弼感言:「大抵海外諸國,無事則廢朝貢而自立,有事則假朝貢而請封。」

阿瑜陀耶國都大城有一座紀念鄭和的三寶公廟
三寶公廟靠陸路的進出口,大停車場就在旁邊
我參觀過泰國許多民間廟宇,第一次看見這樣的守衛陣仗
三寶公廟的另一面對著昭披耶河,今天仍可行船
大城三寶佛公廟面河的出入口,旁邊圍繞華人信仰的小廟

1408年鄭和訪泰時,正值阿瑜陀耶王國第六位國王因陀羅闍(Intharacha)上位,此人是第三位國王的姪子,原本統治衛星重鎮素攀武里,他把篡位的國王拉下之後,自己坐上寶座,而且早在尚未登基之前,就向中國派遣了朝貢代表團。可見此人深思遠慮,也可知當時政權更番迭次,明使來訪等同坐穩鬥爭結果。

阿瑜陀耶王國這次王位交替,明朝政府其實並不知情,又因明太祖以來,就由因陀羅闍接觸,所以鄭和三次到訪泰國,都由這位國王出面,因陀羅闍從未表現有異,明朝也始終以禮相待。

另一個原因跟明朝的朝貢體制大有關係。

朝貢始於戰國時代,可是明朝嚴格實行海禁,朝貢就變成一種「隨貢貿易」,也就是准許外國使臣在進貢的前提下,可將隨行帶來的商貨進行買賣,中國政府會先行收買上貢商品,其餘可在廣州、泉州(後改為福州)、寧波三個港口自行買賣。

中國人愛面子,明朝皇帝更要顧及龍顏,朝貢原則定為「厚往薄來」,各國前來朝貢的使臣都被招待免費吃住,上貢貨物以全額或高出市價3到5倍由中國政府收購,而且全部免稅,再以皇帝賞賜的名義付款給這些使臣。各國使臣回國時,可以把收到的錢用來購置中國商品,再拿回他們本國出售。

你算算,朝貢一回的利潤有多豐厚?各國怎會不爭相競往?尤其在鄭和七下西洋之後,明朝來華朝貢的國家和部落多了65個,加上原有的幾乎超過150個,美其名是屬國朝貢,其實是來做只賺不賠的生意。明成祖也知道「遠方之人,知求利而已」,但為了虛榮心和政治利益,不惜賠本也繼續施行朝貢。

前面說過,阿瑜陀耶王國來華朝貢多達114次,明成祖期間就有25次,阿瑜陀耶王朝從朝貢貿易中獲得巨大的經濟利益,使得明朝雖然表示「入貢既頻,繁勞太甚」,並且規定三年一貢,但泰國貢使依舊絡繹不絕,甚至由三年一貢變為一年三貢。

明朝接待泰方使節也特別熱情,他國貢使到了京城只受到款宴一次,泰國貢使卻受款宴兩次,回程再接受廣東地方政府款待一次。

三寶公廟外表看不出究竟,走進才能體會氣勢
三寶公廟的建材都是漂亮的木料和工法,就連壁腳都有精美雕刻
廟內旁側圍堂有好幾位僧人說法
這是奉祀佛祖的大殿,旁邊還有泰皇畫像
這些佛像造型都是典型的泰式,其中不乏大城時代的藝術特點
許多佛像身上的鍍金片都脫落了,唯一一尊黑石佛像被保護在玻璃框裡

明朝何以厚待泰方使節團呢?

需知明朝在泰國的華人相當多,阿瑜陀耶王國的首都大城東南邊,也就是昭披耶河與帕沙克(Pasak)河的交會處,有一個華人聚居的地區–班卡恰區(Bangkacha),早期有200多名逃離元朝的宋朝難民落腳在此,後來慢慢加入出海謀生的華人移民,到了17世紀竟超過3000名華人。

其實,創建阿瑜陀耶王國的烏通(Phra Chao U-thong)王,是一位出生在泰國碧武里(或稱佛丕府)的華裔,他的父親是當地商會會長,母親是羅斛國統領之女,妻子是素攀武里國王的女兒,所以他能結合華人、泰族、孟族、高棉族的力量崛起。

阿瑜陀耶王國善待華人,可從一事看出,那就是自建國初期起,外國人被禁止居住在阿瑜陀耶王國的城市,只有中國商人不受限制。而且中國人流寓泰國,行商致富之後,多會與當地上層階級的女性通婚,進而成為統治階級的一份子。

雖然不知道阿瑜陀耶王國有多少華人官吏,可是阿瑜陀耶王國朝貢的使節團裡,確實有許多中國人擔任貢使和通事,藉由他們通曉語言知事理,對雙方交流有所幫助,明朝稱他們是「華人夷官」,憫其遠處異鄉,於是多方給予通融和照應。

在這些情況之下,中泰關係自是特別交融。歷史上,中泰一直和諧相處,直到二次世界大戰,泰國與日本結盟成為軸心國一員,並於1942年發動入侵雲南,中泰兩國才首度在戰場上兵戎相見。

鄭和前往阿瑜陀耶王國擔任特使,又剷除了阻礙海上貿易的海盜禍患,為泰國成為中南半島上的貨物集散地做出貢獻,王族或騎象或乘轎出迎,華人居民更是熱烈歡迎。鄭和率領的萬人艦隊上,什麼工匠師傅都有,就在大城建寺立塔回禮,明張燮撰《東西洋考》中提到:「永樂間,鄭和所建寺,甚宏麗,佛高與屋齊。」

三寶公廟有一座大殿專門供奉三寶佛公
這就是傳說紀念鄭和的三寶佛公,造型跟一般泰國佛像不太相似
三寶公廟的華人色彩濃厚
這些雕像文字已經說明了三寶公廟的背景

據說鄭和到訪大城時,曾經參觀一間華人寺廟並祈禱國泰民安,還在國王款宴上致贈禮物給這座帕南春寺(Wat Phanan Choeng),後來當地華人就在這座廟內祭祀鄭和,所以此寺又稱三寶公廟。

傳說有人生病,可到三寶公廟求藥,把藥投進水裡沐浴,就能痊癒。雖然神話色彩濃厚,卻代表當地民眾對鄭和的景仰崇拜。

帕南春寺傳說是由一位泰國國王紀念他的中國妻子所建,這位來自中國的公主Soi Dok Mak,今天也被供奉在寺院之內,信眾可去向這位慈悲娘娘求姻緣求子嗣。

其實歷史上從未有中國公主嫁到泰國,可泰國這樣的傳說還不止一件,只能說是反映中泰之間緊密關連。

帕南春寺主殿供奉的鍍金坐佛高達19.13米,寬闊的臉型跟泰國其他佛像略顯不同,雖然佛像並不是鄭和,但久而久之,信徒就稱這種佛像Phra Phuttha Trai Rattana Nayo為Luang Pho Tho(三寶佛公),走水路的商人與出海的船員,都會向它祈求旅途平安。

大城府在1767年淪陷之前,傳說佛像留下眼淚示警,人們便以灰泥黑漆覆蓋佛像,免得被大舉來犯的緬甸軍隊搶走。2011年泰國洪災嚴重,大城府大大小小300多個佛教寺廟都遭殃及,只有三座寺廟沒有淹損,其中之一就是帕南春寺,更讓三寶公廟香火鼎盛。

傳說嫁給泰國國王的中國公主,死後被祭祀成慈悲娘娘
三寶公廟的慈悲娘娘,主管婚姻子祠

阿瑜陀耶王國被緬甸滅亡之後,出現了另一位華裔鄭昭所建的吞武里王國,此時明朝及鄭和都已成了過去式,但是曼谷作為新王國的首都,延續大城王朝的脈承,泰國華人就在1837年自動集資,仿造大城的帕南春寺在曼谷建了一座甘雅娜密寺(Kanlayanamit Temple),獻給當時的泰皇拉瑪三世,成為皇家寺院。

甘雅娜密/Kanlayanamit的泰語意思是好朋友,除了建廟捐出的華人ChaoPhraya NikonBodin 跟拉瑪三世是密友,也象徵了中泰朝野關係的雙重涵意。

既是仿造大城的帕南春寺,曼谷的甘雅娜密寺當然也祭祀鄭和,而且連主殿大佛也仿造大城三寶佛公的造型鑄造,甘雅娜密寺就成了曼谷的三寶公廟。這座混合中泰建築風格的寺廟,佛像不僅是曼谷最大,撞鐘也是全國最大。

更具意義的是,紀念鄭和的「三寶公廟」,距離紀念吞武里國王鄭昭的「鄭王廟」不遠,兩廟屹立在昭披耶河同側的河岸上,彷彿一起見證中泰交流在時間的大河中,悠悠起伏了人世千秋。

★原文在此→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4623

曼谷的三寶佛公廟,這是從陸路進出的牌樓
曼谷的三寶佛公廟面積驚人,這只是”城池”的一面
圍起三寶佛公廟的是一間間教室和辦公室
三寶佛公廟的建築群龐大
曼谷的三寶佛公廟混合中式泰式風格
三寶公廟的佛塔有不同形式,你看得出來哪個是中式?哪個是泰式嗎?
曼谷三寶佛公廟也有濃厚的華人信仰氣息
曼谷三寶佛公廟裡的三寶佛公像
三寶佛公像前有一張照片,據說此位官員捐贈資金建材
這個捐獻箱實在太特別,別處沒有看過
三寶佛公廟面向 昭披耶河 的一側
曼谷三寶佛公廟面河的前方,有中式的龍柱和桅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