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唯一的國定假日雄王節:一個傳統節日的神話溯源,可能是古代移民路線?

越南每年有一個國定假日,也是一個傳統節日,就是「雄王節」(Tết Hùng Vương)。越南政府還把對雄王的祭祀信仰申報聯合國科教文組織,2012年正式成為了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

雄王究竟是誰?為何如此重要?我們先來了解一下歷史淵源。

黃帝(有熊氏)是中國人的祖先,每年農曆三月初三是中國人祭拜黃帝的日子;雄王(鴻龐氏)是越南人的祖先,每年農曆三月初十是越南人祭拜雄王的日子。

雄王廟歷史文化公園地圖
雄王廟歷史文化公園在富壽省越池市的雄山峰頂

華人自稱炎黃子孫,炎黃指的是黃帝和炎帝。雄王則被傳說是炎帝後人,所以越南人也是炎帝子孫?難道真是「一堂親萬年,一表三千里」?

我來梳理一下《大越史記全書》關於越南開國的神話:

1炎帝的曾孫娶了婺仙女,生下涇陽王,封在南方建立赤鬼國

2涇陽王娶了洞庭君龍王的女兒,生下貉龍君,由他繼承統治赤鬼國;

3 貉龍君娶了仙女嫗姬,生了100個小孩,後來夫妻分國而治;

4嫗姬的長子建立文郎國,稱號雄王。

這個神話看似荒誕,但古人寫史都會托大君王,尤其會誇大先祖來歷,人之常情倒也無可厚非。而且《大越史記全書》根據《大越史記》編纂,《大越史記》是陳朝官吏所寫,陳朝王室又是中國人,不難理解牽絲搭線寫成這樣。

如果不談「系出名門」的真偽,再拿掉神話玄奇的裝飾詞彙,我看出它可能在講一個古代移民的路線,也就是「陝西→江西→湖南→粵桂→越北」。

雄王廟的建築有中式風格

根據《國語》記載「昔少典氏娶於有蟜氏,生黃帝、炎帝。」少典、黃帝、炎帝不一定是父子兄弟,而可能是部落氏族。今天的歷史學家考證「黃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姬水和姜水都在陝西省渭河流域上游一帶,所以這裡是出走的起點。

黃帝和炎帝發生了一場阪泉之戰以後,炎帝部落分成三派,一派跟黃帝融合,形成炎黃族,一派往東走,一派往南走。往南走的首領帝明,行至南嶺娶了婺仙女,南嶺山脈範圍很大,但婺仙女給了暗示,古婺水在江西東北部,婺女也有仙界星宿傳說,所以是進入了江西。帝明生下涇陽王,封他在南方赤鬼國,他娶的是洞庭湖旁部落女子,赤鬼國應該在湖南境內。

赤鬼國的幅員並無記錄,需知古史上記載的這國那國,往往只是較大的部落,就連到了商周時期所謂的「國」,也只解釋為人們聚居的地方,真正的國家組織是「邦」,含有疆界所至之地。但是接著赤鬼國之後創立的文郎國,《越史略》記載其疆域東臨南海、西接巴蜀、北臨洞庭湖、南臨胡孫國(占城)。

且慢!這個領域範圍,相當於中國嶺南+越南北部,實在不可能是單一國家,而且破綻在記載其國分15部,其中有交趾、九真、日南、桂林、象郡等,這些郡名出現在越南北屬秦漢時期,所以自然不能當真,不妨會心一笑,看成是百越族分布的地圖就好。

話回涇陽王生下的貉龍君,傳說少年時就在雒越擊敗侵襲漁民的海怪,雒越在今天廣東西南部、廣西南部、越南北部一帶,又在龍邊(Long Bien)和楓周(Phong Châu)–都在今天河內北方–打敗擄掠婦女的精怪。顯然這支部族已從洞庭湖移動到南方沿海,走水路進入了越南北部。

貉龍君走水路進入越南 ,圖為雄王博物館展件

為什麼強調走水路?因為貉龍君跟老婆嫗姬分手的理由是—他是水族之長,要經常出入「水府」,所以只好分國而治。什麼龍種和仙女不能一起生活的鬼話?說穿了就是貉龍君自小習於傍水生活,而嫗姬生長於北方山區,雙方生活在一起,食衣住行不能相融,時常發生摩擦爭執,因此「水火不容」。

古人也夠瀟灑,說好「有事相聞,無得相廢」,竟就一拍兩散了。貉龍君帶著他的人馬到海邊平原定居,後裔就是紅河三角洲住民;嫗姬原是北方甌越族女子,於是帶領一些族人退居北方山上,成為越南山區少數民族的祖先。

根據《嶺南摭怪》記載,跟隨嫗姬的孩子裡,有一兒子號稱雄王,跑出來在峰州(Phong Châu)建立文郎國。至於貉龍君呢?沒有下文。古代少數民族是母系社會,父親不見了也很正常,沒人追查貉龍君去了哪裡。

雄王博物館展件顯示當地原初民族和生活,可能就是嫗姬族人和子孫

今天越南人祭拜雄王,其實是緬懷早期的移民先人。所謂的雄王,不是單指一位君王,而是指從炎帝所出的這支鴻龐氏,從涇陽王算下來18個朝代,共兩千多年的統治時期。為什麼以雄王代稱?因為他是第一位在越南建國的領袖,建都峰州即在今日富壽省(Tỉnh PhúThọ)境內。

富壽省越池市(Thành phố Việt Trì)的雄山(Nghĩa Lĩnh),被認為是雄王建國所在,因此山上有雄王廟和雄王陵,每年都會在這裡舉行隆重的祭拜儀式和盛大的廟會慶典。同時會用糯米內包餡肉,做成象徵「天/父」的圓形粽子、象徵「地/母」的方形粽子,供奉祭拜以表達飲水思源的感念。

我曾經親臨「雄王節」慶典現場,雄王廟摩肩擦踵,廟會十分熱鬧,但是從河內到雄山的交通實在不便,我搭早晨6點公車,是一經過改造的11座箱型車,最多時擠上20多人,一路竟然相安無事,可見越南人忍耐功夫到家,車後還放置運載的貨品,公車沿路任意停靠方便取貨者,這些變通功能顯得聰明有趣。

雄文廟遺址比想像來得大多了,應該說是一個歷史文化公園區,面積廣達845公頃,包括一座雄王廟、1座禪光寺、1座雄王陵、1座博物館、一些建築遺跡。從門口到山腳下有接駁車,據說平常免費,但雄王節三天要付費,算是補貼還是打賞就不得而知。

雄王廟建於10世紀的丁朝,完成於15世紀的黎後朝,隨著後代重修增建至今,規模宏大。 雄山頭為義嶺山,身為連綿的濁山、彎山、斐山,依山而建的雄王廟共分上殿、中殿和下殿,順著山勢石階而行,先經過鐘樓和祭祀雄王末代仙蓉、玉華公主的井祠,然後往上到下殿和禪光寺,再往上是位處山腰的中殿。 沿路還有嫗姬祖母廟和雒龍君廟。

主殿就是海拔200公尺的峰頂上殿,入口匾額用繁體漢字寫著「南越肇祖」,殿堂上有「雄王祖廟」大字,堂上祭祀18代雄王,上殿也是祭祀天神和稻穀神之地,歷代雄王都會把銅鼓帶到峰頂,鳴鼓奏樂祭祀天地,祈求風調雨順、莊稼豐收、民生安樂。

雄王信仰在越南全國各地都有,可是在後黎朝之前是沒有的,黎聖宗(1460年—1497年)在位下令建「雄王玉譜」,才把雄王確立為越南民族之祖。他也下令編修《大越史記全書》,以及其他歷史和全國輿圖,這種皇帝絕不是省油的燈,中越的占婆國就被他滅掉,他還征討寮國,多次跟明朝在邊境鬧糾紛。

雖然雄王傳說並未被證實,也算不上是正史,但是用雄王信仰來凝聚向心力,鞏固執政者的自主極權,以對抗外來侵略勢力的辦法,向來是千古流傳的套路。雄王也從神話的記憶,轉化為歷史文化的精神、國家民族的象徵,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上、在生活環境的構成過程,套上一層又一層牢固的連結。

雄王廟歷史文化園區的大門
門口有接駁車可乘坐,不過假日要付若干小費
從大門到前方山腳下有一段路,慢慢走過去也行,就是天太熱易中暑
雄王廟山腳下的起點,有一大塊石雕,分兩路上山
右邊好像是古道,石階比較陡,不適合殘障人士使用
上山徑道越往上路越窄,人潮也越是摩肩擦踵
每到一個階層,就會出現一面牌樓,上面寫的都是漢字
下殿有一彎水池,許多人都在這裡休息野餐
繼續上山往中殿去,還會再經過一面牌樓,也全是漢字
下殿和中殿的廟,分不清哪個祭祀哪位?人潮湧進又湧出,廟方不讓人潮駐留
往上殿去的路上,俯瞰山下風光,有河流、有平原,這就是當年雄王選定居住的原因吧
這牌樓和匾額,一看就知道進入了上殿主場
這就是祭祀18代雄王的地方,也是越南人祭祀老祖宗的起源地
到雄王廟祭拜的人都會帶來鮮花水果糯米粽,路邊也有賣貢品給遊客
山下廟會熱鬧極了,就像一個大型露天市場,吃喝表演慶祝三天
舞台上表演的不知是貉龍君還是雄王?倒是表演舞蹈的扇子舞很眼熟

雄王廟歷史文化園區有一個兩層樓的「雄王博物館」,建於80年代末,面積近1000平方米,收藏的4000件實物中有近700件為原件,在5間專題陳列室展示,分為原始時期的國家和人民、建國時期、歷代雄王建設文郎國的事業、雄王廟遺跡區及古老的豐州土區上的祭祀雄王信仰等主題。

在三號專題陳列室,主題為「歷代雄王建設文郎國的事業」展示銅製實物,是東山文化時期鑄銅藝術的頂峰。前文說歷代雄王都會把銅鼓帶到峰頂,鳴鼓奏樂祭祀天地,由來在此有解說。

根據維基百科介紹,東山文化是位於越南北部紅河河谷的一個鐵器時代史前文化,它大約繁盛於公元前700年到公元前後,從大約公元前1000年開始,東山文化成為東南亞最早進入銅器時代的古文明,最突出的遺產就是銅鼓等青銅器製品。

東山銅鼓使用失蠟法鑄造,其高度最高可達1米,重量最重可達100千克。東山銅鼓被作為宗教儀式用品和音樂器具,通常刻有幾何圖形、日常生活、戰爭、動物、鳥類以及船隻的形象。其中的船隻形象表明了貿易在東山文化中的重要性,而銅鼓本身也被作為貿易物品和家傳寶物。

在當地原始文化中,擁有這些銅鼓即意味著擁有掌控萬物運轉的力量,也表明了富有的家庭有能力支付那些大型銅鼓的製造。在作戰時銅鼓被用力擊打,產生的巨大聲音可以嚇退敵人。東山銅鼓分布十分廣泛,它們在今中國南部、越南、以至印尼東部都有發現。

根據考古所知, 古東山人具有熟練的稻米栽培技術和水牛、豬等動物的飼養技術,使用長獨木舟進行航行和漁獵。東山文明與周邊地區維持著緊密的商業關係,以銅鼓作為主要商品,其商品出口範圍包括東南亞的大部分地區和印尼。

大約公元後200年,東山文化就慢慢消失了,原因不明。但是以先進技術成為傳奇神話的東山文明,該民族絕對是外來移民,我忍不住猜想— 若雄王是嫗姬的後代,東山人是否跟貉龍君族人有關?

收藏東山文化的雄王博物館
博物館進門大廳中央就是一鼎大銅鼓,牆上一圈是雄王族人的故事
銅鼓展示室有許多挖掘出來的史前文明
東山銅鼓作為宗教儀式用品和音樂器具, 其高度最高可達1米,重量最重可達100千克
東山銅鼓通常刻有幾何圖形、日常生活、戰爭、動物、鳥類以及船隻的形象
史前東山文明在越北紅河流域一帶
東山文化有先進的技術和精湛的工藝,顯然是外來移民
途中是從前在雄王廟祭祀的情景
皇帝坐的龍椅,帶上山的銅鼓
祭祀天地的禱告文,全部是漢字
雄王祭典的隊伍
雄王祭典的服飾跟漢人差不多
從前的雄王廟是這樣的
這些舊照片可以比對現在翻修重建的差異
遇到一位曾經來台打工的越勞(下),會場的越南孩子熱情可愛

★ 原文在此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317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