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廖添丁的八里、基隆、大稻埕

廖添丁這號人物,在台灣歷史上也算一傳奇。從做賊做成了英雄,最後還被供奉為神靈,你說有幾人身分地位如此轉折變化?

本文要帶讀者看看廖添丁走過的地方,從中認識廖添丁之外,也重新認識百年前的地方舊貌,以及廖添丁死後,為何還會發生奇特的靈異事件?

根據日據時期除戶簿紀載,廖添丁出生在台中清水,3歲喪父、母親改嫁,他被送到祖母家撫養,小時候替人家養牛以賺取生活費。15歲與村人北上大稻埕,做過苦力、賣過番薯鹹蛋木炭,18歲開始犯案,多次因盜竊被捕入獄,最終成為日治警方頭號通緝犯。

1909年3月到11月之間,廖添丁犯下五件重大刑案,其中以偷竊警方槍彈藥及佩劍案、基隆廳槍殺日密探(線民)陳良久命案,最為震驚社會。

結果在警方重金懸賞和全力搜捕之下,廖添丁遭到友人出賣,在藏匿的山洞被殺,年僅26歲,墓葬八里。留下的稗官野史、鄉野傳奇,成為說書人、文藝界口中筆下台上的創作題材。

—大稻埕—

廖添丁跑到北台灣,活動地點主要在大稻埕,因為當時的大稻埕商貿繁榮,聚居了許多大富商,也聚集了許多賺吃人。廖添丁不但在大稻埕一手劫富、一手濟貧,也在這裡談情說愛。

★行竊處–六館街/南京西路靠迪化街區段、辜宅鹽館/歸綏街303巷9號

▲六館街洋行店 ▼舊時辜家鹽館

六館街在迪化街南面入口,由板橋富商林家建了六戶相連的精美店面,租給商家洋人使用,形成一條熱鬧街面。林家後代也在此經營建祥茶行,是當時台灣最大的茶行。

板橋林家和鹿港辜家,名列日治時期的台灣五大家族,顯赫的背後都有日本支持,因此當廖添丁偷竊了六館豐源號,又潛入辜家在大稻埕的鹽館勒索,都造成日警高度重視,立案追查。

眾所周知辜家的特權,是在1895年代表台灣商人到基隆迎接日軍進台北城。於是辜顯榮取得全台鹽的代理權,並於1900年在大稻埕碼頭附近設立官鹽總部。今天的辜家豪宅鹽館舊址,已經改成榮星育幼院。

★藏金處–霞海城隍廟 / 迪化街一段61號

▲廟小神多的霞海城隍廟▼廖添丁也被奉祀在義勇公之列(左尊)

提到大稻埕霞海城隍廟,可說是當地人的信仰中心,該廟雖小卻有600尊神像,廟中主祀掌管人間善惡、守護國土城池的城隍爺,可是更出名的是掌管愛情姻緣的城隍夫人和月下老人。

就在城隍廟的側殿一角,配祀殉難於「頂下郊拼」的38位同安鄉勇壯丁。什麼是「頂下郊拼」?簡要說,就是福建來台的泉州人械鬥。

而在一群「義勇公」當中,廖添丁赫然在列,其實廖添丁先祖也來自福建,最主要還是他的事蹟,被視為站在台灣人民這邊反抗日方壓迫。

傳說他每每偷竊錢財之後,便會翻進廟中,將贓物藏在神桌底下,因為日本警方不進寺廟搜查。廖添丁隔日來取藏物時,遇到廟公就會說他把東西借放在此。城隍廟成了他的保險庫。

2009年廖添丁過世一百周年,淡水河兩岸的台北縣八里漢民祠、台北市霞海城隍廟,還聯手舉辦了《廖添丁百年祭》。

★濟貧處–永樂市場 / 迪化街一段21號

▲永樂市場在日據時代是全台第一大市場 ▼大稻埕戲院值得參訪

位於台北霞海城隍廟旁的永樂市場,本是當地人的菜市仔,聚集買賣吃食的窮苦人家。日治時期日商在迪化街設立引進日本印花布料的批發站,永樂市場也成為布料中盤商的集中地。

今天的永樂市場1樓保有許多美食攤位,2樓則為各式布料、窗簾家飾布匹店,3樓是縫製、加工和訂做的商店。而且就在八樓的「大稻埕戲苑」和九樓的劇場,展示與地方戲曲相關的介紹,也不時有表演活動,值得前往觀賞。

據說廖添丁於城隍廟取錢後,便會來這兒分發義財。我原本想像他應該來這裡大吃大喝一頓,然後留下鉅款豪氣說「頭家,免找啊!」但實情是他不發一言留下錢財,又一言不發揚長而去。

對了,永樂市場也是盧貝松來台取景拍攝電影「露西Lucy」的場景之一。

★追捕處–千秋街店屋 / 貴德街53號

▲千秋街店屋的地基都刻意提高,還有竹節狀水管▼窗子都是可以取下的

位在貴德街(舊時北段建昌街、南段千秋街)的千秋街店屋,為劉銘傳所規劃建造,從前是淡水河岸第一排,因此地基都提高三尺以防水患,外牆上的竹節式落水管也使得此地建築顯得不同。

1860年代大稻埕以茶葉和布料的貿易為主,貴德街就是茶葉加工製造集中地,加上五大洋行和美國德國五大公使館設立在此,蓋出了許多兩層樓、兩連式的磚造建築,這種西式建築的街屋,成為台北最早的洋樓街。

日治時期的貴德街被改稱「港町 」,據說有一次廖添丁被日本警察追捕,曾經逃到千秋街店屋,向屋主請求借躲一下,後來還跳進淡水河裡,躲避日本警察的包夾。

由此可知廖添丁不但會翻牆上屋,還會游泳潛水,很有運動天賦?!

大稻埕不遠的台北車站,也曾是廖添丁戲弄日警之處,廖添丁曾經扮成瘸腿老婦,躲過日警追捕。你如果注意各地廖添丁的神像,有些會穿著好幾層衣服,就是因為他擅長易容變裝。

這些成功逃脫日警追捕的種種事蹟,使得廖添丁被傳誦得更加神奇。

★遊戲處–老桂坊 /迪化街一段46巷12號

▲ 老桂坊曾是時尚之處 ▼這裡的文創藝品讓人喜愛

位處迪化街小巷內的老桂坊,由吳家所有,據說其先人開了跟電影有關的映畫公司,在當時是時尚之處,吸引進出的鶯鶯燕燕當中,就有廖添丁的“紅粉知己” 。

根據紀錄,廖添丁曾在大稻埕跟一位歌妓阿乖同居,後來又跟一名茶女謝阿妹相好,阿乖曾經跟著他逃亡,謝女多次掩護他藏匿,可見廖添丁頗有女人緣。

事實上,廖添丁長相清秀,不輸時下男團成員。許多介紹他的照片,都是頭戴一頂瓜皮帽、留著一條髮辮和小鬍子,但那是後來的電影劇照,根本不是他本人,據說最像他的一幅畫像,就在八里漢民祠內。

老桂坊現在是文創店,有很多可愛的設計商品,我就忍不住買了幾樣物件,又在另一家陶藝店入手童趣作品,大稻埕近年來結合傳統和現代的變身風格,愈形散發獨特的魅力,如果翻修改建能注意保留些許歲月斑駁的痕跡,就會更有文化況味了。

大稻埕的老房子具有一個時代的地方發展面貌(下圖),我都會介紹外國朋友來此參觀。

—基隆—

起文提到廖添丁在死亡前,短短九個月中犯下五件重大刑案,其中以在基隆槍殺線民陳良久命案,使廖添丁從小偷變成殺人犯。根據台北地院公布的訴訟史料,廖也因此被北院「明治42年刑公字1064號」依殺人罪判死刑。

怎麼回事呢?

原來廖添丁因為諸多竊盜罪被判處懲役十五年,他潛逃到基隆躲藏,被警方獲悉情報,派出巡查前往追捕,結果廖在沿著鐵道線路逃向石硬港莊路上,用之前偷來的日警槍彈朝陳良久開了兩槍,第2槍射穿陳腹部,造成陳當場死亡。

這個追殺場景,就在今天基隆仁愛區三坑村龍安街96巷8號旁,當地盛傳廖添丁在防空洞附近,槍殺了陳良久之後,在百餘名警察、憲兵、壯丁團的嚴密搜補之下,從獅球嶺成功脫逃。

▲基隆三坑的百年防空洞前,就是廖添丁拒捕而槍殺日本線民所在

▼防空洞內的牆上有許多日據時代的當地照片 ▼下圖為日軍當時的部署圖

這條連接三坑鐵道和獅球嶺的捷徑,是一條建於1903年的百年防空洞,原本是日軍61軍病院(前基隆海軍醫院、今成功國小)病患避難的防空洞,一度還是日據時期日陸軍重砲兵連隊的彈藥庫。(上圖)

總長大約50公尺的防空洞,如今整理成一條龍安街和獅球街之間的日常通道,牆面上展示百年前基隆市貌和日軍部隊的老照片,活用得相當有意義。可惜洞裡道路兩旁的水溝累積垃圾,瀰漫異味,顯示無人管理清掃,實在有點可惜。

—八里—

廖添丁殺人之後,跑到今天的新北五股一位保正(里長)家行搶,接著轉往八里山區荖阡坑猴洞藏匿,日警掌握線索之後,透過廖的友人楊林協助,準備前往逮捕,不料被廖識破,兩人發生激烈衝突,結果楊林一鋤頭打死了廖添丁。

奇異的是,廖添丁死於1909年11月19日,距一審判死執行之日僅9天,可見已是到了盡頭末路,怎麼也逃不過這一劫。(下圖即是廖添丁藏匿喪身的猴洞,現已改名「廖添丁洞」。圖片來源:台中清水戶政事務所)

傳說廖的屍體下葬時,抬到訊塘埔墳地,當時還是一片草木蔓生之處,突然繩斷棺落,眾人只好就地掩埋。由於廖添丁劫富濟貧,受惠者皆來行禮,不滿日本殖民統治的台灣百姓,也來敬拜致意,如是上香民眾絡繹不絕。

當時一位姓「松本」的日警,也是參與圍捕廖添丁行動的一員,聽說用銅針和黑狗血可以破除迷信,沒想到這麼一做,他的太太和小孩都得上怪病,松本最後在廖添丁墓地祭拜、許願,不久其妻子怪病痊癒,松本為感謝廖添丁,收廖添丁為義子,並為其立墓碑。

雖然不知這個傳說裡有多少真實性,但是署名松本所立的墓碑,石面上刻著「明治四十二年十一月十九日 神出鬼沒廖添丁之墳墓 松本建之」仍然立在早期所建的廖氏祠堂旁邊,也是今天的添丁公園入口處。

▲紅圈處是松本立碑 ▼「神出鬼沒」廖添丁墓碑上有松本署名和明治日期

台灣光復之後,礙於宗教法規定,廖添丁身份不符建廟,因此與墳地上舊有的關公廟合祀,登記雖為關帝廟,實則是廖添丁廟,並於1975年4月改名為「漢民祠」(下圖)。

地址是新北市八里區訊塘村5鄰訊塘埔31之3號,有公車到門口。進廟前,建議買個紅龜粿來嘗嘗,或帶進去當祭品。

我向廟方常務監委郭俊生先生請教,他說台灣曾經瘋迷六合彩,許多人跑到廖添丁墳上求明牌;也有人做生意不順,向廖添丁祈願求助,諸般種種不勝枚舉,如果不靈驗的話,廖添丁墳上就蓋不起這麼大一間「漢民祠」,因為廟產多由信民還願捐贈,至今仍有無名氏每個月固定匯進大筆捐款。

郭先生還告訴我,除了一般人來求財求利,另有一類人也常來拜廖添丁,誰呢?道上兄弟!

幽默的是,道上兄弟獻上的祭禮不比尋常,有檳榔、香菸、名酒,還有西裝、帽子、皮鞋、皮帶等等,裝了滿滿一櫃子。我覺得還會敬畏鬼神的道上兄弟,尚都良知未泯,但廖添丁再義氣,江湖險惡,下場足為警誡。

前面說了,松本警察曾向廖添丁祈求家人病癒,所以許多民眾相信廖能保安康,有些人就去拔廖墳上的青草,或是抓一點土帶回家煮來喝,同時留下幾枚硬幣以示祈願謝忱。

如今為了保護廖墓,廟方在周圍架設欄杆,並在正殿隔離廖墳,以防有人作法滋擾。不過你看照片裡,靠圍欄邊的墳上還是比較光禿…

 ▲廖墓已用圍欄隔離▼墳塚上的青草常被民眾拔取,留下錢幣祈願

2009年一天,某間道壇借「漢民祠」旁空地舉行法會,主持法師向廟方賀喜,說是預見廖添丁要升官了。郭先生說當時他們不以為意,聽聽就算了。

不久後,台灣首廟天壇–台南天公廟傳頒玉旨,說是玉皇大帝敕封廖添丁為「義安尊王廖千歲」,所以今天「漢民祠」的廖添丁神像本尊,那可是穿著官服戴著官帽,這在別處是看不到的。

▲這個「玉旨」是有來頭的 ▼全台唯一穿著官服戴著官帽的廖添丁神像

這尊特別的廖添丁神像,曾經被人偷走,結果個把月後又被完整寄回,根據竊賊信中懺悔致歉,廟方猜測是竊賊想偷回家中供養,可能觸怒神靈,不曉得用了什麼懲罰,逼得竊賊只好乖乖送回。

除此之外,不僅台南旗津有人來請分靈,新加坡也有人專程來請,擲筊還連續開出十個聖杯,表示十分投緣。郭先生說,他們後來去新加坡探望廖添丁的廟壇,很是欣慰香火興旺。

最玄的是,八里市地重劃區開發案,「漢民祠」被排在第三天才抽籤,竟然抽到的800坪土地就在祠廟旁,我問打算做何用途?郭先生說還沒計畫,相信水到渠成自有安排。我很想跟廖千歲拜託「蓋醫院吧」,人們生老病死都需要醫院,醫院束手無措就需要信仰慰籍,雙方合作造福更多。

▲據說這幅畫像最接近廖添丁本人相貌

有人說廖添丁不過是一個被神化的凡人,而且是一個盜匪刑犯,根本不是什麼行俠仗義的抗日英雄。

我覺得要看從什麼角度和立場去評論,特別是在怎樣的時勢變遷和思維衝擊之下,使得廖添丁成為眾生追捧的形象,那代表的已經不是他個人,而是一個意涵延伸的象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