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廣場做什麼?

Text / BJ周

世界各國的大城小鎮,都有廣場(square)這樣的地方,除了提供民眾吃喝玩樂散步休息,甚至聯誼,你覺得還能做什麼用?  

美國紐約的時代廣場,是一個標準的現代都會商業中心。 這裡有各種各樣的商店(精品到色情),也有劇院、畫廊、音樂廳。 它最知名的是,每年舉辦跨年倒數“降球儀式”,吸引上萬民眾聚集慶祝,也成為第一個直播並且連線國際的廣場活動。  

但是,廣場還有超乎你想像的功能,在人類歷史演變的過程中,擔任起許多奇異特殊的用途。  

你看英國史前遺跡巨石陣,這片廣場被推論是用來觀測天象、計量時間、悼念亡靈等等,雖然至今不知究竟,但我懷疑石器時代的人類就已懂得開發及使用廣場,這是與生俱來的本能嗎?  

好奇暴力  

古希臘的廣場,率先舉行奧林匹克運動賽和戲劇表演。 到了羅馬帝國時期,廣場變成人與人、獸與獸的搏鬥,更成為人與獸的廝殺之地;甚至呈獻沒有武器的死刑犯被送進廣場,讓野獸撕碎的“獸刑表演” 。  

我們不須揣測當時觀眾做何反應,就看看現代演賽現場,往往場內越激烈,場外越興奮,不同的支持者還會在旁鼓譟開打。 廣場上的集會示威,暴力也時常一觸即發。 廣場,是否也有考驗人類爆發獸性的功能呢?  

聽過武器廣場(Plaza de Armas)嗎? 凡是西班牙殖民一個地區,都會在城市中心設立一個武器廣場,用來集合、檢閱軍隊,周圍也一定設有軍械庫、兵營、要塞。 拉丁美洲的墨西哥市、秘魯利馬、智利聖地亞哥、古巴哈瓦那,都有這種在我看來宣告佔領意味的廣場。  

武器廣場一面鞏固防守,一面加強控制,所以也有指揮官的司令部;後來成為總督府、王宮、政府機構的所在,往往也就成為行政中心,所謂的市政廣場。 每當我去參觀這類古老的廣場,總會好奇人類如何從猴子進化來的?  

激起想像  

比利時的布魯塞爾大廣場,以典雅華麗的中世紀建築聞名,可是你知道那裡曾經是法國、荷蘭的戰場,也是執行死刑的地方嗎?  

事實上,許多被讚譽為世界最美麗的廣場,如意大利威尼斯聖馬可廣場、法國巴黎協和廣場、非洲摩洛哥德吉瑪廣場,都曾經是血跡斑斑的刑場。  

相反的,梵蒂岡聖彼得廣場、沙特阿拉伯麥加禁寺廣場、以色列耶路撒冷西牆廣場、印度瓦拉納西恆河祭祀廣場,以及其他教派信徒視為最神聖莊嚴的朝拜地,都有舉行盛大宗教活動的廣場。 在這樣的地方,你可以見證信仰精神的懾人力量。  

我個人欣賞展現新美學觀點的現代廣場,如澳大利亞墨爾本聯邦廣場、韓國東大門設計廣場,引迸民眾的視野和想像。 尤其是荷蘭鹿特丹,從時尚的市集廣場到治水的水廣場,結合智慧和景觀的設計,讓我看了不禁臆測,未來的世界還能怎樣發揮廣場功能?  

除了上述用途,廣場也有放置雕像或碑牌,紀念對國家有貢獻的人物事蹟;在交通異常忙碌擁塞的地方,廣場作為調整流量的圓環……  

廣場,其實表現了人類的複雜性。 近代精神病例,出現廣場恐懼症(agoraphobia),意指害怕人多地方。 相反的,有句話形容“心胸要像廣場容得下人”,內心方寸之間的廣場,也左右我們在現實裡的生活功能。

原文在此:https://pinprestige.com/perspective-bj-zho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