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愛第尼的奇遇

愛第尼(Edirne)省在土耳其西北方,是土耳其跟希臘、保加利亞的邊境,它的省會愛第尼市(又稱哈德良堡 Hadrianopolis),曾經是東羅馬帝國的最後根據地,也曾是鄂圖曼帝國的首都。

比較少看到有人介紹這個地方,無論旅遊團或自由行的遊客幾乎不去這裡參觀,或許因為土耳其地大物博,可以參觀的景點太多,時間上難以安排。但我說什麼也要走一趟,因為我要親眼瞧瞧希南的畢生傑作–「塞利米耶清真寺」(Selimiye Camii)。

希南是誰?

有「伊斯蘭世界米開朗基羅」之譽的米馬爾·希南(Mimar Sinan),是鄂圖曼帝國的御用建築師和工程師。伊斯坦堡聖索菲亞大教堂經由他手改建,藍色清真寺由他的徒弟以希南設計藍圖完成。被視為鄂圖曼建築頂峰初期的蘇萊曼清真寺,也是希南的作品。

▲藍色清真寺    ▼聖索菲亞大教堂

看過上述這些知名景點,何必還要跑去離伊斯坦堡240公里外的愛第尼市看「塞利米耶清真寺」呢?雖然它也是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登錄的世界遺產。但如果我再告訴你「藍色清真寺」是「塞利米耶清真寺」的副本,你覺得正本值不值得一探究竟?

老驥伏櫪的希南在八十多歲時,決定在生涯最後一躍,完成他的夢想挑戰–建造世界上最大的圓頂

「塞利米耶清真寺」竣工後,圓頂直徑果然大於聖索菲亞大教堂,並且突出了圓頂周圍尖塔的高度,創造清真寺主體建築一種罕見的直聳外觀。清真寺旁邊的喚拜塔,從前是世界第一高塔,十九世紀才被印度古達明納塔追過。

希南和塞利米耶清真寺的圖像,一起被印製在土耳其面值萬元的鈔票上,足見重視程度。

伊斯坦堡到愛第尼,可以坐飛機、火車、長途巴士和自駕,我選擇坐巴士,因為其他交通工具在其他路段都嘗試過了。結果發現土耳其的長途巴士非常舒服,車上的服務讓我開了眼界。

話說來到愛第尼市,清早出門的陰雨停了,天空一片蔚藍,塞利米耶清真寺壟罩在陽光下,顯得熠熠生輝,讓人看了生出一種敬仰的感動。尤其沒有伊斯坦堡「觀光公害」的繁雜喧囂,更顯得塞利米耶清真寺既安且寧,讓人感受到宗教聖地清淨肅穆的氛圍。

公共建築群對稱的環繞在清真寺旁邊,這種稱作庫里耶(Külliye)的概念是鄂圖曼帝國的發明,因此在塞利米耶清真寺的旁邊有醫院、有學校、還有市集(Arastasi)。這個有頂市集其實算是清真寺的地下室,人們經過這條狹窄通道進入清真寺的庭院,就會豁然驚見規模宏偉的清真寺。想想看,既能隱藏周遭亂哄哄的市集,又能藉以成為襯托清真寺的行徑,真是聰明設計

▲塞利米耶清真寺基台下的有頂市集,盡頭就是清真寺庭院▼

▼穿過市集進入清真寺庭院豁然開朗,清真寺有三個入口

▲你比較一下這座清真寺跟藍色清真寺看看

走進清真寺裡,我抬頭張望主穹頂和兩旁對側的小穹頂,不禁讚嘆這種需要精確計算衡量的建築設計。(我用圓頂稱外部,內部稱穹頂)

在「智慧宮–被掩蓋的阿拉伯知識史The House of Wisdom-How the Arabs Tranformed Western Civilization」書中,作者指出西方大教堂的拱頂結構源於阿拉伯世界的知識技術,因為早年西方神學權威嚴格箝制科學思維理論,因此歐洲教堂構造失衡,完全不是今天世人看到的宏偉壯觀,直到十字軍東征俘虜並帶回穆斯林工匠,才開始採納幾何學的技術運用。

由於對聖殿騎士團的興趣,我對十字軍東征歷史作了一點研讀,了解當歐洲陷入「黑暗時期」之際,東羅馬帝國以伊斯坦堡為首都,把阿拉伯伊斯蘭文化和希臘羅馬文化融合成「拜占庭文化」。拜占庭文化所創造出來的拜占庭建築,傑出之處就在發明了「帆拱」。

這樣說吧,古羅馬之前的建築無法在方形基座上搭建一個完整穹頂,這個問題被拜占庭文化解決了,而且是又高又大又靈活。聖索菲亞大教堂就是拜占庭建築的傳世之作,這所教堂在建蓋時,不僅請了一流的建築師,還請了物理學家和數學家共襄盛舉,教堂的大穹頂是建築上的突破和成就。

▲▼這座清真寺有999扇窗戶,希南認為那個數字代表造物者的完美,周邊柱廊支撐著19個大小不同的圓頂,最小的最遠。外牆是蜂蜜色的砂岩,入口的外拱門由紅砂岩和白色大理石製成。

▲▼希南創造清真寺一種不同的主體外觀,像不像是學校或政府大樓?

但是,聖索菲亞大教堂即便成功蓋起,或由於戰爭、或由於地震,千年來仍有倒塌的紀錄,米馬爾·希南想出為教堂修建扶壁加固的辦法,可以說鄂圖曼帝國將拜占庭建築的技術發揮到極致。這就讓我更想見識他的心血之作–「塞利米耶清真寺」。

塞利米耶清真寺的穹頂,以八根巨大橋柱形成的八角支撐,經過地震、雷擊都沒有毀壞,卻在1913年被保加利亞圍攻愛第尼的大砲擊中,幸好構造堅固,只受到輕微損壞,但土耳其國父阿塔圖爾克下令不得修復,永世引以為鑑。

有關塞利米耶清真寺的獨特構造,這裡就不多說了,倒是寺內的柱墩門楣上,裝飾有極致抽象的細密畫(miniature)和瑞卡體書法(Rika script),具有典型的拜占庭藝術風格。清真寺大殿空間顯得格外高大寬敞,這跟伊斯蘭教教義中「不設偶像」的原則有關,加上希南特意設計給信徒朝麥加方向禮拜。

▲▼寺內有足夠空間允許四周進行採光

▼大穹頂拍不進來,所有牆面裝飾當然是Iznik彩色磁磚

我選了一個角落坐下,靜靜欣賞了片刻,突然一位女性穆斯林過來向我問好,原來很少有外籍遊客來訪,更不要說是東方女性,她好奇的問我為何一個人?是否遭遇什麼困難?需不需要幫助?她的英語流利讓我驚訝,而且這位二十歲的女子是我一路上唯一遇見主動攀談的土耳其人,除了推銷商品的小販。

於是,這位主修外文的大學生,跟我愉快的聊了起來。對我而言,有機會能跟當地人交談,是非常可貴的事。首先語文要通,其次個性要合,第三時間要對,否則很難交流。

透過她的解說我才知道,愛第尼市的象徵是鬱金香,而且是倒過來的,許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它的圖案。據說塞利米耶清真寺的所在曾經是一片鬱金香花園,花園的主⼈起初不願意賣地建寺,後來以要在清真寺放入鬱⾦香圖案的條件交換,為了遵守約定,希南就在清真寺大穹頂下方的白色佈道台刻上顛倒的鬱金香,暗示花園主⼈的反對與不合作。

聊了半天之後,因為快到穆斯林晚禱時間,我跟她告別,她依依不捨地問我「還會再來嗎?」我老實說應該不會,但是歡迎她到台灣來玩。我心裡知道,我們永遠不會再見了,她告訴我畢業後,在家人安排下將嫁作人婦,她的人生就要進入另一個階段。

▲我的探險開始了,為了美食深入愛第尼市的老區

▼路邊的裝置藝術有點“魚類”,地上的彩磚拼圖是拜占庭文化特色

▼愛第倪老區的街道,第二張可以看到他們也在路邊用餐

走出清真寺,天色暗了,我決定去嚐嚐她推薦愛第尼最自豪的菜色。可是這個城市的招牌都是土耳其文,餐廳和地址也是土耳其文,APP地圖不太管用,正在徬徨無奈,看見前方路旁停著一輛警車,兩名交通警察在臨檢,我趕緊走過去請他們指點迷津。

其中一位看了看地址,跟另一位警察講了幾句,就跟我說「Come!」。我跟著他走過兩個路口,他攔住一個行人,問了幾句又對我說「Go!」

真是言簡意賅,我明白他要我跟著那個陌生人走,可是這樣也行?為了證明我不是編故事,這裡貼出他們照片,當時波麗士大人和陌生路人甲還欣然讓我拍照留念。

▲警察先生(右)和路人甲  ▼ 雜貨店老闆(左)和小伙子

陌生路人甲領我經過一個小圓環,進入一個熱鬧廣場,穿過兩旁有各種店面的街道,我看到有人在露天雅座用餐,心想應該到了吧?不料陌生路人甲把我領進一家雜貨舖,跟老闆嘰哩咕嚕兩句,竟然就跟我揮手說Bye-Bye。

我正茫然不知所措,忽然聽見老闆大聲“公告”,然後一位老婦人舉手,然後她拉著身邊的小伙子過來,對我拍著胸說「My son」。

什麼情形啊?我的頭頂飛過一群烏鴉,不知道要怎麼接話?

然後小伙子比了一個手勢叫我跟他走,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是玩“接力傳棒”!於是我又被領了一段路,來到一條都是餐廳的巷子,正開心的想「耶~到了」,小伙子突然拉住一位在路邊抽菸的大叔,又是嘰哩咕嚕幾句,大叔懷裡還抱著托盤就叫我跟他走…..欸,有完沒完啊?放我回家吃泡麵行不行?

快要豎白旗的我,勉強跟著大叔左轉右轉峰迴路轉,終於來到了「Meşhur Edirne Ciğercisi ve Ciğeri İlhan Kazım Usta」(下圖),大叔還跑進去告訴老闆來客了,然後笑咪咪地對我揮手而去。

走進餐廳看見老闆(下圖)上前歡迎,我忍不住呼出長長的一口氣。

餐廳店面不大,但是兩側牆壁掛滿了照片,像是什麼高官達貴來用餐,也有媒體報導的剪報,還有老闆的家族照片,已經傳承好幾代了。讓人看了就知道這是一家老店,而且是一家名店。當然,我就點了這家店的招牌菜–炸牛肝(Tava Ciğer)。

Tava是一種淺鐵鍋(上圖右上),用途可以烤餅、可以燉菜,端視形狀是凸是凹還是平。Ciğer是牛肝,在土耳其美食中常被作為主菜供應,通常是烤肉串的料理,也是肉餡三明治的選項。老闆得知我從台灣來,又是經過一番人海茫茫中的艱辛跋涉,立馬捲起袖子套上圍裙掌聲響起的下廚炸牛肝。

老實說,我對肝臟的興趣不高,可是我有嘗試的好奇和勇氣,而且好不容易找來,又聞到端上桌的炸牛肝香味四溢,就依照老闆教法拿炸牛肝配紅辣椒來吃。

天啊,好好吃!第一口吃下去,真是驚為天人,不枉我“輾轉流離來投奔”。值啦!

我們台灣吃內臟多用滷煮,這種炸牛肝的口感竟然有點像炸雞柳,外酥內嫩、香腴而不腥臊,不愧是愛第尼的特色美食。雖然還能配著洋蔥、番茄、生菜來吃,但我覺得還是配紅辣椒吃得過癮,老闆瞪大眼睛看我把一盤紅辣椒吃完,我心想你們這種炸過的辣椒根本不及新鮮的嗆辣。

吃了太多炸牛肝,又吃了辣椒,喝水不夠解渴,我決定去買一瓶店裡冰櫃架上陳列的可口可樂,這才發現土耳其可樂罐子上居然有Askim(親愛的)、Kardesim(妹妹)、Annem(母親)、Kanka(兄弟),知道這些土耳其文的意思之後,想我去美國總部亞特蘭大參觀「可口可樂世界World of Coca-Cola」怎麼沒有看到這種包裝?撒嬌時可用了,真好玩。

飽食一頓之後,準備到車站去搭夜巴回伊斯坦堡,憑著老闆畫的地圖和記憶穿巷過街,路上遇到一群人示威遊行,搖旗吶喊還唱歌,但是一點都不亂,覺得有點像嘉年華會呢。不過有警車默默跟著。

奇怪我在挪威、希臘、法國、韓國、泰國都遇上這種事,就連在聖索菲亞大教堂前,也遇上示威民眾和鎮暴警察對峙的場面,每每看到這種集會活動,不知道是在抗議什麼,我還是會在內心祈禱不要鬧出傷亡啊。

此外,我在博斯普魯斯海峽遊船看到潛水艇浮出來打招呼,在卡帕多奇亞坐熱氣球降落不下來,參觀代林庫尤地下城差點掉進陷阱裡,還有其他點點滴滴的驚奇鮮事,寫不完呢,土耳其真是一個奇妙的國家。

▲▼返途中遇見民眾示威遊行

▼聖索菲亞大教堂前的示威抗議,鎮暴警察都來了

不幸的是,走著走著我又迷路了;慶幸的是,又有好心的陌生路人乙、丙、丁,領我走到停車場去轉車。我在土耳其跑來跑去,沒有一次像在愛第尼這樣狼狽,其實參觀大點都沒有問題,臨時要深入小地方,就不能期待都像伊斯坦堡那樣國際化。

不過老實說,我還真高興迷路了,才有機會遇到幾位暖男帥哥,真是天賜“良緣”啊。也因為困擾的際遇,讓我體驗了愛第尼的風土人情,比起現代都會人們的功利冷漠,愛第尼人民善良熱情的“待客之道”,或許就是鄂圖曼帝國的遺風。

每每看到有關土耳其的新聞,我總會想起在土耳其旅遊的許多事,這些事又跟接觸到的當地人有關,愛第尼只是其中之一,卻因為這些好人好事,使我常想再去土耳其。

▲路人乙領我走出迷魂鎮   ▼路人丙丁領我走回停車場搭巴士

怎樣去愛第尼》

伊斯坦堡到愛第尼,可以坐飛機、火車、長途巴士和自駕,我選擇坐巴士,因為其他交通工具在其他路段都嘗試過了。結果發現土耳其的長途巴士非常舒服,車上的服務讓我開了眼界。

首先到伊斯坦堡巴士總站Bayrampasa Otogar,可搭乘地下鐵和地上鐵(tram)來此,從機場可搭巴士直達,這裡有許多車行和路線選擇,據說通達五湖四海的巴士24小時進進出出。

▲伊斯坦堡巴士總站,可坐地下鐵和地上鐵過去 

▼許多巴士公司,只有兩家去EDRINE,我選METRO進去買票

▼按照指示找到候車站登車口

▼長途巴士上有電視可看、音樂可聽

去愛第尼有兩家巴士公司,班次從早上5點到晚上11點,我選的是Bus Metro Turizm,進去給他買票之後,就到指示的候車站口去等待。車站有賣吃的喝的,除非你要飽食一頓才買,否則車上有供應咖啡、果汁和點心。中途還會停下,讓乘客方便,休息站也有賣吃喝。

全程大約三小時,沿路風光優美,車上還有小電視可看,服務人員非常和善親切,幫我調整視頻,還主動多給我果汁和點心。另外,食用飲料和點心之前,服務人員會先請你洗手,這種習慣和服務非常與眾不同,我很欣賞和贊同。

巴士不進愛第尼市區,會停在市區外圍,然後用小巴運載進城的乘客,終點站就在塞利米耶清真寺的旁邊停車場,這裡也有巴士公司的辦公室。回程也要在這裡上車,以同樣方法到伊斯坦堡。

其他資訊請點閱下列巴士公司網站:
METROTURIZM https://www.metroturizm.com.tr/en/
NILUFERTURIZM https://www.nilufer.com.tr/

以下為伊斯坦堡至愛第尼的沿途,風景優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