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他鄉變家鄉:拜訪東南亞社區「中壢忠貞」

文字、攝影:BJ

步出中壢火車站,放眼望去竟是一排「外國人」坐在走道旁的石階上,他們膚色較黑、輪廓較深,彼此之間用台灣人陌生的語言交談。有些人在買賣電話卡、有些人在買賣自製小吃、還有些人坐在一起野餐聊天,他們的神態自若悠閒,讓人不禁懷疑這到底是在哪裡?

我坐上桃園客運112,旁邊是一位印尼東爪哇來的女傭,才來台灣兩年已經能跟我對答如流,攀談起來得知她的雇主是一位醫生,工作是照料醫生的老母親,她還因此學得燒一手台灣菜的功夫。

這位三十來歲的印尼女傭表示,她的老公也隨後來台,是從事建築業的勞工,比起分隔兩地,夫妻一起來台灣既方便見面,又有更好的收入,所以寧可把小孩留在家鄉給老媽帶,雖然老公簽證到期要回印尼了,但還會在想辦法返來台灣。

我們同時在忠貞市場下車,印尼女傭指引我如何前去,她的熟門熟路讓我覺得自己倒像外鄉人,也赫然發現忠貞市場的變化好多。

1

中壢火車站出口,石階下的走道一旁都是外籍小販和勞工

忠貞市場在龍東路和前龍街交接的入口

2

忠貞市場號稱全台滇緬美食最大集散地,每年四月舉辦的「龍岡米干節」就是從忠貞市場發起,今年已進入第八個年頭,聲勢越辦越浩大,分成兩個周末慶祝潑水節和火把節,除了有舞台表演、史料展覽、文化體驗、美食DIY,還有六十個攤位販售異域餐飲,場地也從小公園搬到大操場舉行。

從園遊會的攤位小吃樣式,可以看出這些在忠貞市場裡的店家,已不是單單只有雲南族裔的傳承,就像有的攤位賣泰國涼拌木瓜絲、芭蕉糯米粽;緬甸東枝炸蒲仔「葫蘆」、臘戊羅望子汁,都顯示其中也有泰緬族裔。

3

一年一度的「龍岡米干節」就是源自忠貞

米干節慶祝浴佛祈福的潑水節,也慶祝祈求豐收的火把節

3_5

4

忠貞社區的原始成員多是當年來台的泰緬異域孤軍

販賣緬甸蝦醬和咖哩餃的穆斯林店家

5

雲南少數民族抽的水煙,講究的煙管還運用五行和天干地支原理

6

另外,周末走進忠貞市場,我能吃到越南果凍、法國麵包、斑蘭椰糕,印尼的燒賣、咖哩雞粥、羊肉沙嗲。我還注意到有些菜攤上賣的是羅勒、薄荷、紫蘇、青檸、香茅、魚腥草等,跟賣菜的小販聊起來,她果然是印尼來的第二代移民,這些南洋味的新鮮香料多是自己種植。

市場裡有一家「美珍少數民族菜鋪」,賣的全是異國風味的用料,有鮮貨也有乾貨,光是生薑就有南薑、黃薑、竹薑、沙薑、粉薑、嫩薑、老薑,另有芭蕉葉、芭蕉心、苦茄子、苦涼菜、嗅菜、當歸菜、茴香等,架上的東南亞醬料有魚露、海鮮醬、甜雞醬、辣椒醬、椰奶等,據說有時乾料會有炸泥鰍、醃螃蟹,我在雲南麗江和泰國清邁吃過炸竹蟲,何姓老闆娘說這類貨源有限,要看運氣。

7

忠貞市場裡來自海外的乾貨

一字排開的越南、泰國、印尼小吃攤

17

忠貞市場會有這類菜鋪,自然不是沒有原因,在跟老闆娘聊天時,不時會被上門的顧客打斷,有的是附近泰國料理的店員,有的是受老婆囑付趕來補貨的先生,更多的是想念家鄉菜而要自己下廚的外勞。

可是,為什麼這裡會聚集如此之多的東南亞人士呢?

8

周末的市場裡到處可見外籍移民的美食糕點

許多販賣自製的小吃,一看就知道不是台灣口味

9

話說國共內戰,國民政府於1949年底退守台灣,當時在雲南來不及撤退的軍隊不願投降,只好紛紛越過邊界流亡,躲在黑山叢林中過著打游擊戰的生活,成為被緬共、越共、泰共、中共包夾下的「異域孤軍」

經過十多年後,部分孤軍從1953年起,分成三批被國民政府接回台灣,總人數有6000多人,但也有部分孤軍在當地娶妻生子安居樂業,放棄繼續追隨政府來台。而在第一批回到台灣的孤軍中,有157縱隊小隊長張健生和其家屬,他的兒子張老旺就是忠貞市場裡「國旗屋」的老闆。

張老旺告訴我,當年他們由16架螺旋槳運輸機載回台灣,先是落腳雲林糖廠倉庫,後來載到忠貞新村發配宿舍,每家一戶十來坪的瓦房,十家一排,每排之間的間隔可有兩輛卡車通過,不像現在擠得人車難行。

16

天熱最受歡迎的小吃就是泰國涼拌木瓜絲,忠貞市場有好幾家在賣

忠貞市場「國旗屋」的老闆張老旺,其父是孤軍157縱隊小隊長

18

那時周邊一片荒涼,買菜和生活用品還要到20多分鐘車程的中壢鎮上,加上初來乍到沒有工作,有人就開始在荒地上種菜、到鎮上批貨,然後聚在村子旁邊的空地上販售營生,這就是忠貞市場的前身。

接回的孤軍有些在泰國緬甸娶了異族女子,她們取得身分證之後,又去把家鄉的親友陸續接來,加上許多二代男性長大後也有迎娶外籍新娘,新娘還會介紹姊妹淘,於是東南亞的移民越聚越多。

我曾寫過一篇馬來西亞「峇峇娘惹」的起源,情況就跟忠貞的演變發展差不多,不論是華人移民海外,或是外籍移民台灣,或者是全世界各族裔移民美國,都是一個拉一個連結成一串粽子式的聚集。

雖說是東南亞族裔,其實雲南是中國少數民族最多的省分,據說有25個之多,如果仔細探究,不難發現雲南的少數民族也是周邊鄰國的少數民族,這是受到歷史戰亂和地理形勢所趨,來往流動的結果只在不同國家的名稱差別。

12

雜貨舖裡還有東南亞的各種醬料   印尼穆斯林開的百貨商鋪

13

另一家外國穆斯林開的小雜貨店

14

不過,隨著來台孤軍的第一代凋零,忠貞新村的舊址建起高樓和花園,卻也留下亂象的市場以及少數未拆的空屋,前者遲遲無法規劃,後者進入官司程序,箇中都有利益因素作祟,其中複雜盤根錯節。

忠貞里里長尹黃愛紅指出,眷村原本剩下七百戶住家,改建大樓之後可容納九百多戶,至今也只搬回五百多戶,而當中有來自東南亞移民的家庭,很少有出事請她協助解決問題,所以沒有移民造成的困擾。

看來忠貞的族裔融合相當平和,就算「也應該有」零星衝突,起碼沒有激烈對立,這真的不簡單,因為文化背景的差異,往往是干戈相向的肇因,可是在忠貞市場的入口既能看見清真寺,又能看見長老教會,這種互相包容的象徵,不言而喻。

10

印尼二代移民自己種植的新鮮蔬菜,有些是東南亞香料

專門販售東南亞鮮貨乾貨的商鋪,許多物件在別的地方買不到

11

看這招牌名稱,你能猜得出是印尼婆羅洲的美味麵食嗎?

15

我在清真寺跟一位也是孤軍後裔的馬姓婦女聊天,戴著Hijab頭巾的馬女士告訴我,她們祖上即是穆斯林,全家從緬泰輾轉來台,一路經歷了雙重壓力和歧視,一方面是身分,一方面是信仰,可是也有台灣人友善的伸出援手。

馬女士來了台灣求學畢業,嫁給了也在台灣的一位阿拉伯人,夫妻現在從事阿拉伯文教學,她很滿意能自由地上清真寺禮拜。問起馬女士想不想回雲南?她說大陸改革開放後,她曾經回去探望故里鄉親,但是「台灣已經是我的家了」。

馬女士的心情,或許可以代表諸多在台灣的外籍移民,他們在台灣安身立命,生活在士農工商的階層,逐漸成為所謂「新台灣人」的一員,也以特有的出源參與當地社區事務,這種融入又突出的多元文化和組合架構,不但已然改變了忠貞面貌,也正在改變台灣的未來。

 

19

原本是忠貞新村的舊址蓋起了高樓,對面卻是仍未拆除的眷村破舊空房

忠貞市場旁邊有龍岡清真寺,是全台七座清真寺之一,由孤軍中的穆斯林發動請願,透過中國回教協會向各地教親募娟所建,占地392坪。

20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