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文西密碼推薦》倫敦「聖殿教堂」

去過英國倫敦的外國遊客很多,可是去過倫敦「聖殿教堂(Temple Church)」的遊客不多,更沒有太多人知道聖殿教堂所在的聖殿區(Temple Area),就在倫敦市東北方的泰晤士河沿岸,居然曾經不歸英國政府轄治,因為那裏曾是聖殿騎士團的大本營。

誰是聖殿騎士團?

簡單的說,歐洲中世紀的「十字軍東征」,基督教世界和伊斯蘭教世界展開世紀之戰,名義是為了捍衛各自信仰和聖地耶路薩冷,其實箇中原因頗為複雜。

當時的十字軍組員當中,有三個訓練和紀律比較正規的軍事修士會,他們是醫院騎士團、聖殿騎士團、條頓騎士團。前兩者主要由法國貴族組成,後者是德意志地區的騎士組成。(下圖聖殿騎士取自網路)

我在前文土耳其小鎮介紹過醫院騎士團,他們也是至今仍然存在的騎士團;條頓被拿破崙解散,現在改制成為純粹的修士會;聖殿騎士團最悲慘,被自己的教會出賣,被自己的國王殺害,只留下一個千古之謎。

聖殿騎士團不但戰史輝煌,而且很會累積財富,據說開創現代銀行的模式制度,倫敦的聖殿區就是他們在1185年買下來的,然後蓋起了他們自己的教堂。當年英皇亨利二世出席了啟用儀式,還希望死後埋在聖殿教堂裡。

聖殿騎士存在的時期,這塊地方的行政和宗教有自主權,從英格蘭到威爾斯的貿易進出此區還要被徵收關稅。聖殿區的艦隊街(Fleet Street)上有一座標碑(下圖),就是從前進出邊界的地標。

標碑上的動物,英文是Griffin,就是希臘神話中的獅身鷹首獸,兩者是天上陸地的獸王,被賦予負責看管金銀財寶的象徵。紀念碑下的雕像是伊莉莎白女王和查爾斯王子。

聖殿騎士團滅亡之後,聖殿區就被英國皇室收歸國有,也有說落入醫院騎士團手中,直到詹姆士一世(英國第一位把蘇格蘭與英格蘭合爲一個盟國的國王)將此區送給聖殿學院學生作爲上課、出庭、住宿之用。

因此,倫敦四大法學院中的兩大法學院(中聖殿Middle Temple法學院、內聖殿Inner Temple法學院)設立在此,這裡也是有名的律師區。印度聖雄甘地,就是中聖殿法學院出身的律師;印度獨立後的第一任總理尼赫魯,則是內聖殿法學會的律師。

當年擁有強大的武力和龐大的財富,卻為聖殿騎士帶來殺身之禍!當時的教宗和法皇都不容他們,偏偏聖殿騎士們寧死也不叛逃,最後被一一趕盡殺絕。1312 年,正式被宣布解散。

都說法皇菲利普四世最是貪圖聖殿騎士團的財富,一國之君也欠下聖殿騎士團的債務最多,最後乾脆指控聖殿騎士團是“異端”,燒死他們一勞永逸。但騎士團被逮捕殺害之前早已藏起財富,結果寶藏地點在他們死後永遠成謎。

好,就是聖殿騎士這下落不明的寶藏,成為暢銷小說《達文西密碼》的追蹤標的,因為傳說寶藏裡除了有金銀珠寶,還有騎士們在聖地底下挖掘出來的秘密文獻,足以撼動宗教根基。

倫敦「聖殿教堂」只佔聖殿區一小塊,而且隱身在外面看不見的深深庭院,需要從艦隊街街邊一個小拱門進入,穿過一排房屋之間的巷道,才能到達教堂所在的中庭。

上圖就是入口拱門,門後還不是教堂哦。教堂地址是EC4Y 7BB,不要浪費時間去找那個容易錯過的小門,直接找到旁邊專賣法律書籍的「Wildy and Sons」就對了。這家19世紀的老書店很有名,街上隨便打聽就能問到。

還有,前往之前要先查好時間,教堂大門和這個小門可不是天天都開,也不是從早到晚開24小時,不要跑去吃了閉門羹。

下圖中這個庭院右手邊就是教堂,旁邊建築都比它高,還要穿越小巷通道才能進來。庭院中有一根碑柱,上面有聖殿騎士的標誌 – 兩人共騎一匹馬,以示清苦(左下圖),後來成為指控聖殿騎士是同性戀的證據。這個標柱也是從前聖殿修道院的所在,後來在倫敦大火和戰爭中燒毀。

費了一點功夫找到聖殿教堂,我望著眼前的教堂卻不禁感到迷惑起來。為什麼西敏寺大教堂、聖保羅大教堂都那麼富麗堂皇,聖殿騎士團富可敵國,所建的教堂卻相形見絀?

聖殿教堂跟我們常見的哥德式或羅馬式大教堂完全不同,教堂主體分成兩部分,圓形塔狀建築在先,長形後殿是之後建造的。

教堂的門也很特別,不是在一般教堂的前端,而是在中間,而且較為低矮。圓頂教堂前端也有一個小門,但平時並不打開。

有人說教堂仿照耶路薩冷聖殿山的阿克薩清真寺所建,其實那裏曾是所羅門王聖殿的舊址,聖殿騎士早期被分派在那裏駐紮,也因此得封稱號。我倒覺得整個教堂比較像軍事堡壘,尤其那個圓塔部分。

除去沒有華麗氣派的外觀,聖殿教堂內部也沒有過多繁複的裝飾,進門的右手邊是長形後殿,跟普通教堂內部差不多,有廊柱、拱頂、座席、祭壇、講壇,牆上有巨大的管風琴,每面彩色花窗鋪述聖經和騎士的故事。

總之,這部分的教堂十分平常,不會讓人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但是,進門左手邊的圓塔建築內部,就會讓人乍看之下覺得驚訝。

牆上有許多人面怪獸的立體雕刻,表情奇形怪狀,比起一般教堂莊嚴精美的雕像,顯得截然不同,有些人看了會不舒服,這也成了聖殿騎士日後被指控為“異端”的佐證。

圓弧形的壁面,展示與教堂相關的歷史介紹。包括聖殿騎士的起源和戰役。你知道聖殿騎士跟美國獨立戰爭也有關係嗎?說來話長,日後有機會再講。

聖殿教堂是聖殿騎士在英國的總部,聖殿騎士的教堂特色就是有圓形結構,因為耶路薩冷耶穌墓室上方的聖墓教堂也是圓形的。

▲圖中右邊人立處是進口,進來右方是長形教堂,左方是圓形”墓室”

▼圓塔內的牆面上有各種表情豐富的人獸雕像

不可思議的是,地板上有八座真人大小的石材雕像,左右兩邊玻璃檯面也各有兩尊,還有無名石棺。每名騎士穿著盔甲、帶著劍和盾牌,手腳五官俱全,可是表情姿態和武裝配備不同,他們仰望著天空無語。

這是很詭異的一幕,難怪《達文西密碼》會拿它們大作文章。我去過許多教堂,從來沒有看過地上躺著那麼多雕像,反而在墓園看過許多類似這樣的肖像墓碑,就連安葬許多名人的西敏寺內也沒有這種景象。

起初我以為這裡面埋著聖殿騎士,等到我根據資料一一查證,才發現根本不是!

當年被法皇殺害的聖殿騎士,屍體或骨灰都被扔進河裡去了,埋在教堂最多的是英國皇家御用律師或學者,背景多是繼承爵位封號的英格蘭貴族,可能因為聖殿區有兩大法學院,附近還有皇家法院。

▲▼左右地上各四尊石雕騎士,還有兩尊在玻璃台上,每尊樣貌姿勢不同

據說最初的聖殿像是帕德嫩神廟,異於傳統十字形的教堂設計,所以也成了“異端”的罪證,但由於經歷幾個世紀的人為劫難,包括二戰時受到德軍飛機轟炸,許多原始資料和樣貌多被付之一炬,因此難以溯源。

究竟原來的騎士雕像是誰?有何作用?共有幾尊?怎樣擺設?都非現在的我們所能獲悉。事實上,人們現在看到的聖殿教堂,後來已經被英國人變更使用,出現矛盾也不意外。

不過,英國史上最偉大的騎士–威廉‧馬歇爾(William Marshal)卻是埋在聖殿教堂。此人英勇善戰,叱吒風雲,先後服務過四位英格蘭國王,還曾經當過攝政王,被譽為最忠誠的騎士,也是英國大憲章的締造者。他要求死後按照聖殿騎士的宗教儀式來埋葬,他的一生被稱為騎士時代最後的篇章。

▲玻璃桌上的黑石騎士即是威廉元帥,左下為威廉元帥和他的兩個兒子都埋在聖殿教堂

▼下方的騎士雕像遭到空襲損壞,最右那具石棺就是《達文西密碼》想要解開謎語「欲覓之球原應棲於英雄墓上」的一個線索。但是,至今也仍然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一具與其他騎士雕像不同的石棺在此?

就從威廉元帥要求的身後哀榮安排,可以看出聖殿騎士在許多人心目中的地位。

傳說聖殿騎士團最後一任大團長雅克·德·莫萊(Jacques de Molay)被羅織罪名燒死前,詛咒當時法皇和教宗將於某年某月在上帝的面前承認罪行,這兩人過了不久果然相繼去世。

成為傳奇人物的莫萊團長,是1307年10月13日 (星期五)被活活燒死,雖然有說這就是「黑色星期五」的由來,但我認為應是後人打抱不平,就連對法皇和教宗的詛咒,也可能是民心不滿的宣洩編說。

▲圓形教堂的內部上方 ▼圓形教堂二樓的畫廊

▼從二樓看出去的對面,牆壁後面就是上圖的環形畫廊

法皇和教宗真是該死的大壞蛋嗎?如果你有興趣翻開歷史查看,就會發現菲利普四世為了延續法國王朝,亟欲收編聖殿騎士與敵人作戰;而教宗克雷芒五世能登上教皇的位置,全憑法皇鼎力相助,是個怯懦的傀儡。

聖殿騎士團在全盛時期,勢力和產業遍及今天的以色列、敘利亞、義大利、葡萄牙,更別說英國和法國了,全名是「基督和所羅門聖殿的清苦騎士團」,居然還買下了塞浦路斯島,這種“清苦”是不是會遭人詬病垂涎?

其次,十字軍東征到了後來已成强弩之末,就連聖殿騎士團也在戰場上連連失利,法皇和教宗都想合併十字軍的幾個騎士團以保存實力,聖殿騎士團拒絕接受,形同違旨抗令,終致遭到誣陷滅亡。

▲據說每尊騎士的姿態有特殊意義,蘊藏著外界不解的密語

▼圓形教堂外面的墓碑,有紀錄可查的14人,無一是聖殿騎士

走出聖殿教堂,我回頭凝望暮光中的圓頂部分–「聖殿」是專門用來執行獲得永生所需教儀的地方;而那長形部分–「教堂」是奉獻用來崇拜的公共場所。兩者組合起來,應是一種對被賦予神聖責任的遵循與實踐吧。

我其實喜歡樸素的教堂,才符合我心中有一個耶穌出生在馬槽的形象,耶穌的一生也沒有被金銀珠寶供奉環繞,他的衣食住行從來都是很簡單的。我了解人類想用最美好的物質表達敬仰,但我相信神更想看到美好的人性


最後,我要講一段在前往聖殿教堂的“奇遇”。(就是農曆七月才會講的故事)

▲埋在聖殿教堂的埃德蒙·普洛登爵士,英國著名的律師和法律學者

話說在尋找聖殿教堂的路上,因為標向不明,我可能迷路了,就在無人的巷道交叉口東張西望,杵了幾分鐘。

此時,突然出現一位身穿白長袍、胸口一個大紅十字,腰間配著一把長劍的魁武黑人,我的腦子一秒變空白!

大概我滿臉驚訝(驚嚇?)也讓他一愣,但他隨即對我微笑點了個頭,我這才怔忡的開口問:「你是聖殿騎士嗎?」

他猶豫了一下回答:「算是吧。」

我又傻傻地問:「你穿這樣要去哪裡?」問完,我很想把自己打昏。

▲一匹帶有雙翼的飛馬標記,代表內聖殿區

▼一隻綿羊和十字軍東征旗幟的標誌,代表中聖殿區

但這位40歲上下的男士,穿著聖殿騎士的傳統服裝,從一棟維多利亞時代的老樓房走出來,說是要去開會。

我當時心想,一定是要舉行什麼特別儀式吧?本來想毛遂自薦加入他們,後來再想騎士團不收女生,而且萬一他是去參加化妝派對呢?

我告訴他我是台灣來朝聖的粉絲,他輕輕抬起一手放在胸前,微微欠身說「很榮幸。」天啊,這是傳說中的騎士風度嗎?如果是演戲,也演得太逼真了。有必要這樣嗎?

奇怪的是,他客氣拒絕了我想為他拍照。最後,我請教他怎麼去教堂?他竟然說「我帶妳過去」。結果他熟門熟路的穿過兩棟房院,就豁然開朗來到教堂前,然後禮貌的告辭離去。

▲中聖殿大廳(從前騎士會議大廳)  ▼內聖殿廳場院(從前騎士活動場所)

我走進教堂買門票,順口問收錢的老太太「今天這附近有什麼文化表演活動嗎?」老太太想也不想的回答說「據我知道是沒有。」

老太太還告訴我,聖殿教堂四周的建築曾是修道院宿舍。另外,中聖殿廳是從前騎士的會議大廳,內聖殿廳是騎士的活動大廳。那些都是聖殿騎士們確實所在的場所。

雖然那天天氣蠻陰暗的,我也不知那人到底是幹什麼的?但整件事發生得太突然、太意外、太巧合。後來我去了聖殿騎士團在愛爾蘭、蘇格蘭所建的教堂或堡壘,卻再也沒有遇到這樣的事情。

《怎麼去》從倫敦市搭地鐵到「聖殿區站」出來,然後找艦隊街的書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