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菲律賓總統在薄荷島酒店…..

很奇怪,好幾次出門旅行,到了目的地,正好碰上該國大人物也去那個地方,這樣的巧合又發生在今年四月去菲律賓薄荷島(Bohol)。

話說我從宿霧下飛機,搭船登上薄荷島,坐車前往酒店的路上,設下關卡的警察,三次攔下我的車檢查,大概看我善良可愛、正氣凜然,也沒問話就揮揮手讓我過去。

我當下懷疑的問司機是抓酒駕嗎?菲律賓人多少都會講英語,問題是他們的發音我有聽沒有懂,尤其速度講快,簡直就成了我的耳朵業障重。

▲酒店門房在圓環後面,下圖是進了門口之後的花園

▼左上是沒有輪值的警察在帳棚下休息,左下是警車消防車在旁待命,右方是從花園裏面往門房看去,四名警衛盤守出入大門

等我到了酒店門口一看,天啊,警車消防車排列門外,三三兩兩的警衛站在街邊,酒店花園裡還分布了二十幾位警察,走進去都能感到幾雙眼睛跟在我的背後。

別看台灣四月底還有微微涼意,薄荷島上的學校已經開始放暑假,那太陽曬得我後來脫一層皮,不曉得是不是要耐熱耐勞,一路過來看到的值勤警察都是年輕帥哥。

酒店大廳對面的會議中心入口地上立牌標示#ASEAN2017,我才恍然大悟原來2017年東盟貿易會議在薄荷島舉行,地點就在亞羅納海灘(Alona Beach)赫納度假酒店(Henann Resort)。

櫃台人員告訴我,嚴密的安全措施是為了保護參加東盟峰會的首腦,當然還包括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是的,這位極具爭議性的總統也來了。

那這地方是危險呢?還是安全呢?

菲律賓的薄荷島上,4月11日才發生政府軍和極端組織「阿布沙耶夫」的武裝份子交火,共造成10人死亡。我只知道菲律賓南部有點亂,沒想到亂軍已經渗入重要的旅遊勝地,難怪杜特蒂執意要在島上開會,否則形同政府失守。杜特蒂這麼強勢的領導人豈會輕易妥協?

雖說薄荷島的旅遊人潮,確實也因此受到影響而減少,這是聽酒店人員比較往年之後說的,但我覺得還是蠻多人啊,又不是旅遊旺季,真無法想像夏天的盛況。

我一向避開假期出遊,這樣有點人又不會太多人,對我來說剛好。而且我的酒店和行程早就訂好,才不要隨便取消,何況現在這世界哪裡不亂?除非薄荷島整個淪陷,那菲律賓也麻煩大了。

▲&▼Henann酒店的環境設施不錯,服務品質也不錯

進房放下行李,我就迫不及待換上泳裝奔向沙灘,白色的Alona Beach被人稱為「小長灘」,大約有1.5公里長,白天晴空碧海,十分美麗,到了晚上各個酒吧餐廳開門營業,沙灘上笙歌鼎沸。

想起一個故事說一位富翁到島上度假,勸當地年輕人要努力工作賺錢,年輕人問「要作何用?」富翁說就能像我一樣提早退休度假,年輕人說我不需要努力工作賺錢,因為我現在就在度假。

我應該羨慕薄荷島上的居民嗎?

由於酒店後院的游泳池和休憩區,跟沙灘的公眾區連成一片,為了保護客人安全,居然還有警衛站在酒店的領域線上,就連晚上守衛沙灘的警衛也手持真槍。

▲上圖是海灘的夜晚,有吃有喝還有歌舞表演,紅圈中是持槍警衛

▼下為酒店海灘的白天與晚上

酒店游泳池旁有一個Sea Breeze Cafe餐廳,我第一天進去吃自助餐,看到旅遊團帶來的一堆東方客人急急搶拿食物,又任小孩子橫衝直撞,把個餐廳搞得像難民營,喧嘩得讓人頭疼。

現在大家生活改善了,暴發戶也多了,花錢享受不是難事,可惜有些人的素質還沒跟上,一個人的文化底蘊從餐桌上就能看出。

後來我改去大廳樓上的Coral Cafe,這裡人少,據說陪同各國元首來開會的隨行人員,都來這裡就近用膳。我在這裡吃到當地傳統菜餚,服務人員也很專業,坐在陽台慢用輕食,總算有度假的氛圍和心情。

▲右下這位服務生Genevieve始終笑容可掬,親切有禮,堪稱模範員工

▼下圖這碗是菲律賓傳統酸湯Sinigang,熱天食用開胃

戴著紅色名牌的東盟會議隨行人員也來用餐

由於我白天活動安排緊湊,從空中飛人玩到海底潛泳,每天早出晚歸,結果四天下來也沒見到哪一國元首,據說有些達官貴人用餐是room service,以免出現引起騷動。

所以我跟菲律賓總統在薄荷島酒店…..沒見到!不然你以為有八卦嗎?

其實見到了又怎樣?搞不好錯肩而過都沒注意。倒是跟門口站崗的警衛消防隊員天天見面,他們吃飯還招我一起分享“家常菜”。

從菲律賓回台之後,薄荷島南邊的民答那峨島在5月23日又爆發政府軍跟伊斯蘭武裝分子的槍戰,杜特蒂總統隨即宣布民答那峨島全島戒嚴,我的腦海裡浮現靠旅遊吃飯的島民,臉上表情更加無奈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