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面紗落下來

華人到緬甸找商機,跳脫出以前只會到外國開餐館的窠臼,致使緬甸成為投資熱點,也大大帶旺當地人。大家一起來賺錢,竟也用上了藝術包裝。

TEXT BJ

在緬甸消費,常被這樣問:US dollar or Kyat(美金還是緬幣)?

Kyat是緬甸貨幣名稱,完整寫法:Myanmar Kyat (MMK) 。緬甸商家除了美金,其他外幣壹概不收。偏遠一點的鄉村,還就只收緬幣。

1美元在201610,可以換到大約緬幣1250元,截稿前已經來到1370元。許多緬甸商家也學聰明了,他們訂好美金價格,希望觀光客付美金,就不必煩惱緬幣貶值。

近幾年的緬甸觀光業熱絡起來,是因為獨裁專制20年的軍政府被迫放棄掌權,2010年宣布通過新憲法,啟用新國旗新國徽,改國名為緬甸聯邦共和國,成為議會制的民主國家。

於是,這個鐵幕大門對外打開了。

一個領土面積是東南亞第二大的國家,一個也有幾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加上物美價廉,又才卸下神秘面紗,怎麽會不吸引觀光客蜂擁而至?

尤其是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翁山蘇姬,一生經歷成為傳奇人物,如今既是緬甸新政府官員,又是緬甸全國民主聯盟主席,她出訪各國會晤元首,招攬外商企業投資,所到之處盡是媒體焦點,無異為緬甸做了廣泛宣傳。

SIM卡多重要

緬甸的變化,可以從幾件事情看出來,其中之一就是電信。2011年政經改革之前,一張手機SIM卡售價2000美元。看清楚,是美元!

曾有緬甸大學生跟我說,一個人有什麽家庭背景,就從他使用的手機來判斷。

拿出蘋果iPhone的是富有階級,拿出三星的是中產階級,拿出雜牌的是平民階級。可是2011年之前,在緬甸別管是什麽品牌,只要有手機就是有錢人。

從前由緬甸國家壟斷的通訊MPTMyanmar Posts & Telecommunications),在2013年核准兩家國際電信營運商加入,一是卡達Ooredoo,一是挪威Telenor,才使得行動電話普及率提升到80%

我特別提到這點,是因為遊客降落緬甸的兩件首要之務:一是換錢,一是買SIM卡,機場就有三家電信公司設櫃賣卡。SIM卡的重要性,除了在當地打電話,主要是為了上網。

別以為我說上網是要滑手機聊天,實際上是要找出相關的旅遊資訊,尤其須要利用電子地圖導向,以及詢查火車、公車、長途巴士的站點和時間。

等你進入這個國家,就會發現他們還沒準備好應對觀光業的快速火紅,不但緬甸機場遊客服務中心提供乏善可陳的協助,市區街牌也很混亂,許多標示沒有英文,甚至公車代碼都還是緬文數字。

這個時候,除非你懂緬甸語文,否則必須趕快拿出手機來翻譯或下載指引。

交通謀商機

交通工具對外來遊客至關重要,仰光(Yangon)曾經是緬甸首都,卻還沒有地鐵,公車也不便捷,有時只好坐上Taxi,省去找路等車的時間。但比起其他國家,仰光計程車的收費不算可怕,而且可以講價。

基於觀光需求,越來越多緬甸人開起了計程車,據說輕鬆又賺錢多,勝過打工。但是另一個問題來了,許多司機只會說 OK 或 No Problem,結果乘客往往到達目的地,發現不是他們要去的地方。

想要避免這種風險,最好是拿出景點的照片,或是請人用緬文寫好地名,讓司機看明白了再開車。所以,去緬甸不需要英語流利,比手畫腳有時更派得上用場。

除了仰光的計程車,我在蒲甘(Bagan)坐馬車一日遊、在曼德勒(Mandalay)坐摩托車一日遊、在茵萊湖(Inle Lake)搭船一日遊,都是當地緬甸人順應旅遊熱潮而開發的生意。這裏面的商機很多,政府還來不及立法管理,正是個體戶竄起的時機。

從這些例子來看,緬甸政府如果要照顧人民生計,也許還是不要把公共交通改進得太快太好。

旅館能帶旺

緬甸是佛教國家,為了虔誠禮佛,男人一生要當三次和尚,女人出嫁前要當一次尼姑。又為了來生積功德,人們善喜布施,所以路旁常見水甕供人飲用,也常見人們排隊獻上食物給沿街化緣的僧眾。

我曾多次遇到緬甸人的善良,譬如在金磅小鎮吃晚飯,隨便走進一家小吃店,點了一葷一素,老板娘看我只夾了一塊肉,倒把一盤生鮮小黃瓜吃個精光,她轉身進廚房又切了一盤出來,前後上桌三盤只收一盤的錢。

在緬甸旅行的住宿,我都是出發前預定好的。有些人說不妨到達當地再找,寧可眼見為實再做決定,畢竟現在騙人招數太多。但我寧可多花一點錢,透過有信譽的訂房網站,參考住客評價,篩選我要的住宿。

有趣的是,後來我發現預定了五個城鎮的住宿,有三個是由華人經營,這些並沒有寫在住宿相關的介紹裏,完全是去到現場才得知。不曉得是不是跟我選擇的住宿類型有關?因為我不是住酒店(Hotel),而是住青年旅館或家庭旅館(Hostel)

從中偷師

青年旅館比較像學生宿舍,家庭旅館比較像民宿。西方有些家庭旅館又稱 B & BBed & Breakfast)。這些非酒店型態的住宿興起,跟旅遊趨勢有關。越來越多青年以有限預算環遊世界,他們需要物美價廉的食宿。

我在仰光住的青年旅館 Roly’s Hostel,是一個有庭院的大平房,主人是一位到緬甸從事建築的臺灣工程師,他開民宿是為了不想住酒店。由於在臺灣緬甸兩地跑,旅館就招請了一位會講英語和華語的緬甸人管理。

我跟會彈吉他、唱歌娛樂客人的緬甸經理聊天時,知道他的家境並不富裕,妻子正待產,他有語言條件上的優勢,大可找到待遇更好的工作,蹲在民宿是否另有所圖?他後來靦腆承認“是在學習將來自己創業”。

民宿在臺灣非常風行,而且因為競爭激烈,一定要有特色才能經營下去。仰光這家民宿佔地利之便,距離仰光國際機場只要三分鐘車程,價格是酒店一半,還可接送;縱使裝潢一般,卻仍生意不斷。

發揮藝術

最能發揮臺灣民宿特色的家庭旅館,當屬我在曼德勒住的 DreamLand Guest House。男女主人都是從中國雲南避難到緬甸北部的少數民族後裔,女主人Kyan Yee年輕時到臺灣大學讀書,又學過繪畫,旅館牆上掛滿大大小小的油畫水彩畫,好似走進一家畫廊。

這棟三層樓的家庭旅館,第一層樓賣繪畫、雕塑用具,還賣彈奏樂器。原來主人的孩子們,從小都是在家自學(Home School),只有音樂、美術拜師學藝,又專門請來英國教士教授古典英文。民宿門口的雕像和各樓層的壁畫,全是民宿老板自家人的創作。

意外崛起

在良瑞(Nyaung Shwe)住的青年旅館「旅行頌」(Song of Travel Hostel),也是中國少數民族的後裔開設。女老板Fiona30歲,也是到臺灣念了大學,還在臺灣工作過一段時間,回到緬甸把自己所有積蓄,加上募集自親友的資金,一股腦兒投註在實現夢想上。

良瑞是緬甸的熱門旅遊地區,自然有各種住宿旅店,但旅行頌外觀絕對是當地獨一無二的印象派。遠遠望過去,整座建築竟繪成一個音箱的酷模樣,內部階梯也繪成鋼琴的黑白鍵盤;進門的社交大廳,原始木頭塊當成椅子,一看就知道不落俗套。

Fiona跟我說,這棟建築是無中生有,當初建造時,很多人都認為她腦子浸水,一定會血本無歸。建造上下床鋪的木工,還好心勸她罷手 — 老師傅不相信有人願意花錢到窮鄉僻壤來擠睡這種大通鋪。

結果這間當初不被看好的青年旅館,今天訂房80%都是歐美背包客。我在這裏住了三個晚上,也碰到從日韓菲印等亞洲國家來的旅人,每天熱鬧滾滾,旺季根本一房難求。

在我住宿的第二天,旅館對面不聲不響地開張了一家餐館,我環顧空曠的四周,擺明就是要做旅行頌的客源生意。據說對面本來是戶農家,看著青年旅館人來人往絡繹不絕,突然就搭起棚頂賣起餐飲來了。

旅館離鎮上鬧區有一段路,附近還是鄉村風光。我借了免費腳踏車四處騎走張看,發現小巷有按摩店,進去捏肩壓背了半個小時,我很確定這是自創家庭副業。這種‘手藝’敢開店,只能說山中無老虎,猴子也稱王。喔,不!應該說願者上鉤,我自找的。

不說靠旅行頌開餐館、開按摩的,單是旅館雇人打掃、做飯,外包代洗爬山客人的衣鞋,都給當地人帶來許多工作機會。

奢華與純樸

緬甸難道沒有奢華Hotel?當然有。

仰光評價最好的奢華酒店:總督官邸酒店(Belmond Governor’s Residence),一樓有美麗花園泳池和亭廊水榭,房內設施和管家服務都被贊為一流,餐館有超級好的亞洲菜及當地菜自助餐,住宿一晚價格從500美元起跳。

曼德勒人氣排行第一名的精品酒店:曼德勒紅色運河酒店(Hotel by the Red Canal, Mandalay),以位居市區中央的優越地理,還有員工的熱情服務而受到好評,住宿一晚價格大約200美元。

然而,接近平民生活的Hostel,在緬甸無疑是一條還有得發展的財路。

緬甸確實有許多吸引人之處,譬如在北部海拔900公尺的高原湖泊:茵萊湖區,仿彿是一處遺世獨立的桃花源,此地不但生產全世界唯一的甜雪茄,還有用藕絲制成的各式紡織品。

最特別的是在茵萊湖上,可以看到漁夫用一條腿划船和捕魚,動作優美如曼妙舞姿;湖面上的水上菜園,以濕土結合水草的浮田水耕果蔬,顯現一種農務展延的智慧。

這些當地因地制宜的生產之道,也是足以對比參考的生活模式,現在都成了觀光客專程前往目睹的焦點。

世界各地的華人到緬甸創業,或擴充事業至此,一方面拉近當地與世界接軌,一方面創造與當地共存共榮,不僅開啟緬甸人的思維眼界,也帶動實質的經濟效益。

緬甸現下階段,正是外商進場、個體創業的時機,就不知與現代化合拍之後,當地人將會失去多少純樸獨特的性格?

蒲甘,全世界坐熱氣球的熱點區之壹。

曼德勒,緬甸富有歷史的古都,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茵萊湖,緬甸第二大淡水湖,風景迷人,人文淳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