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性也 XXX 荷蘭「紅燈區」

文.圖 / BJ周

荷蘭與海爭地舉世聞名,在美麗的風車、鬱金香背後,她還是世上第一個承認同性結婚的國家,並且公然允許安樂死、墮胎及性交易,其寬容之風顯示政府人民自由開放的觀念。

被世人譽為「精神分析之父」的佛洛伊德,早期認為人類有兩大基本本能:一是性欲本能,一是生存本能,這跟孔老夫子說「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不謀而合,所以性慾是天生,差別在於後天人為。

誰能想到運河旁邊的建築後面,就是鼎鼎大名的紅燈區?

荷蘭的紅燈區〈Red Light District〉是一個公開合法進行性交易的區塊,位在阿姆斯特丹最古老的運河旁邊,主要在曾是沼澤地的德瓦倫(De Wallen),15世紀就出現了慰籍水手、商人、士兵和旅客的妓院,清教徒試圖收拾這塊「罪惡淵藪」,但即使在紅燈區可見一座800年歷史的老教堂(Oude Kerk),最後事實證明人性還是”墮落”。

有人引以為傲、有人引以為恥的紅燈區,成了一個保守派與前衛派的戰場,「人權」也成了雙方對峙交鋒的議題。衛道團體指控紅燈區剝削婦女侵犯人權,性工作者團體則大聲疾呼捍衛自由選擇權。老教堂的廣場前方豎起一座美女雕像,上面刻著「尊重在世界各地的性工作者」。

下圖為紅燈區旁的老教堂,這座教堂的地板都是墓碑,因為建在一處墓地之上,讓我覺得人間的聖潔和淫慾,反差都將在百年之後「塵歸塵、土歸土」。

清代才子袁枚在其筆記小說集《子不語》中,寫了一個故事,說是一個寺中長大的小沙彌初次下山,行前老禪師再三叮嚀告誡他「女人是老虎」,小心遭咬屍骨無存。小沙彌歸來後,老禪師問他山下所見最喜歡什麼?小沙彌疑惑道:「其他之物我都不想,只喜歡那吃人的老虎,心裡總覺得放不下她」。

「紅燈區」的名稱由來,據說是妓女把紅燈放在窗前以招攬客戶,也有說是客人進屋就把提燈掛在門外,這都讓我想起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妻妾成群的大院落裡掛起紅燈籠,表示老爺當晚寵幸了哪房,其餘女人心情的鬱悶悲苦,比起青樓女子好不到哪去。

另一個說法是,阿姆斯特丹這個城市的寡婦曾經很多,男人出海一年半載是常事,只剩1/3活著回來也是常事,荷蘭可沒在鼓勵女人立貞潔牌坊,寡婦經過一年哀悼期之後,便可在門前窗戶掛上紅燈表明「解放了」、「自由了」、「歡迎男人上門求愛」。

所以紅燈區不是只在一條見不得人的蜿蜒小道裡,你看照片裡亮起紅燈的窗戶,就像在尋常住家的樓上樓下,前有大樹遮蔭,旁有咖啡座椅,人們在這裡路過或作息,都是一派雲淡風清,還不如麥當勞的門口擁擠。

台灣的娼寮風化區向來稱作「綠燈戶」,台北華西街寶斗里的公娼戶,就在門前懸掛綠色招牌燈以資識別。荷蘭以紅色識別,據說紅色對人的感官有催情刺激作用,不過引述醫學報告,紅色對生病的膚色也有掩飾作用。

比起台灣不讓良家婦女進入綠燈戶,以免被尋花訪柳的男人吃豆腐,荷蘭的紅燈區是什麼人都可以進去參觀,包括兒童。你看下圖的標誌就知道。實際上,對有些家長來說,紅燈區是個教育性知識的實體場所,在這裡長大的小孩也很正常,不會比其他地方的變態更多。

參觀紅燈區有四點注意事項:一、不要對著妓女拍照,會惹來保鑣動粗或勒索付費的麻煩;二、夜晚不要單獨在小巷裡走動,尤其是女性;三、小心扒手很多;四、不要隨便跟路邊搭訕的陌生人買大麻或毒品。

很多人以為在荷蘭抽大麻是合法的,其實法律原則上在荷蘭販售、種植、持有大麻是非法的,但是政府基於各方迴嚮請願,又以「容忍政策」管理在荷蘭大麻的使用,所以在自己家裡和咖啡館裡抽大麻就可以,而販賣大麻的咖啡館要繳更多的稅,政府也便於了解和控制。紅燈區的空氣裏,飄散大麻味多些也不意外。

台灣和中國都有民眾呼籲開放大麻合法化,尤其是在醫學需求上面,但兩岸政府都尚未點頭,我覺得清朝鴉片禍害受到列強欺凌,招致戰敗國亡的陰影太深,而且從現階段的社會發展情況來看,人民的成熟度仍有待商榷。如果色情氾濫成災,侈言大麻不會成癮?

紅燈區容許合法性交易,卻禁止拉皮條,妓女也不能走出門口拉客,否則遭受逮捕。妓女們要接受定期健康檢查之外,還要將營收繳稅(33%~52%),如果有病或違法,工作許可證就會被取消。從事性工作要有合法身分,又從2013年1月開始,妓女的法定工作年齡從18歲提高到21歲。

紅燈區的妓女,還有妓男,都在一格格的小櫥窗裡或坐或站,其實她們除了都畫個大濃妝,穿著跟現代女性在沙灘的比基尼差不多,台灣有些檳榔西施還不遑多讓,差異就是她們像一件商品,在櫥窗裡活生生展示,而且公然標示價碼。

衛道人士反對把女體物化,我完全贊成,後來發現欲求不足的男性更容易傷害婦女侵犯兒童,娼妓似乎也有其存在必要。而且娼妓合法化之後,雖然不能保證從此不會再有私娼,起碼透過正常運作和管理,對買賣雙方的衛生和安全,較能掌握也較有保障。

台灣時下不乏許多男女援交,藏匿在非法經營八大行業裏的性交易,更是掃蕩不盡,性濫交的問題在飽暖思淫的社會,已然成為整體建構的黑暗死角,目前的法律還能有效發揮作用嗎?其實比起名媛情婦、小三二奶的手段,紅燈區的買賣還簡單誠實多了。

紅燈區裡有性博物館、秀場俱樂部、視頻劇院和成人商品店

新消息是紅燈區的窗口正在減少當中,主要是新的法律強制夜裡十點之後,成人物品店一律要關門,妓女櫥窗一概要熄燈,破舊的空窗也不再出租使用,整個氛圍已大不如前,影響了遊客和夜生活者的造訪意願。

據說這是市政府有計畫的整頓和清理,因為經濟不景氣以來,紅燈區吸引許多低層流民湧進謀生,也造成犯罪率節節攀升,市政府希望未來逐漸由高級餐飲店和旅館參與取代,一方面改善市容,一方面改善治安。

妓女們就此歇業從良了嗎?NO,她們只是遷移到附近的地點,化整為零的繼續開張送往迎來,只是這麼下去,紅燈區將來會變成什麼樣子,肯定絕對不是我們現在看到的一樣了。

最後,大家猜猜自古妓女拜的是什麼神明?

紅燈區裡果然「食色性也」,吃的玩的比鄰皆是,上圖右下方這家炸薯條,超級無敵好吃,難怪店家標榜票選第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